广州室内装修工招聘:观点1+1:矿井烧香拜佛能保佑无良官商“吉祥如意”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4 19:59:35

 矿井烧香拜佛能保佑无良官商“吉祥如意”吗?

  背景:湖南耒阳市在突击检查矿井中发现,一些小煤矿安全生产严重不达标。多处井口都设有香炉油灯,风井挡墙前的神位碑已被香火熏黑。在矿主看来,安全生产可以“变通”,但各路神佛不能不拜。湖南省煤监局安全监察处长陈福生表示:煤矿井口20米之内严禁一切烟火。

  长江日报发表三刀柔情的文章:对于煤老板而言,宁愿烧香拜佛,也不肯在安全生产上投入,我们有必要问:是什么造成这样的现实?一个人之所以烧香拜佛,说到底是心有畏惧,并且从“平生不做亏心事,不怕夜半敲门声”的民谚可知,越是“夜草”吃得多的人,越是不心安。一些矿主为什么不惧法律,不惧道德,单单害怕神佛呢?这是因为,法律未必制约得了,道德未必约束得了,只有不可测的“天意”,常常让他们无所适从。当一个人无所畏惧为所欲为的时候,也就只有“天”还让他忌惮,所以自古帝王最是敬天礼佛。由此又想到官员烧香拜佛的事来。烧香拜佛的贪官,可谓前仆后继。据数年前的报道,在一些地方,由于“烧香太太团”专车的络绎不绝,庙宇新年的第一炷香竟炒到十多万元。现在则不知行情如何,不过去年曾有媒体报道山西一官员连续24小时烧香以求升迁的事情,由此可见此风气犹存。官员“拜佛”和矿主“烧香”,其实如出一辙,那就是当权力超然于制度约束之外,一切荒诞都可于光天化日之下登台。

  小蒋随想:如果神佛保佑很“靠谱”,人们也不用努力学习与工作了,天天烧香拜佛,等着天下掉馅饼好了。这种思维蠢不蠢无需赘言。退一步说,就算是信神拜佛,难道不用先学学神佛的“标准”吗?神也好,佛也罢,都是教人向善、学好、过圣洁的生活的。如果人不学好、要作恶,佛教讲究“因果报应”,基督教讲究“末日审判”。也就是说,人是要为自身的恶行承担责任的。没有任何神佛经卷记载过“保佑恶人恶事”。在这种情况下,某些人试图让神佛保佑自身的丑行不败露、危险的隐患不爆发,这不是扯淡吗?说到底,某些人是自己心中有鬼,试图通过拜神求佛获得精神上的安慰,而这种所谓的安慰本身就是自欺欺人。拜佛求神免除不了贪官落马,重大事故不以主观侥幸、而以客观隐患为爆发点,这些才是不变的真理。在矿井口烧香点灯,与其说是在寻求保佑,倒不如说是在埋下自焚的导火索。这种行为只能用脑残来解释。

 

 “地沟油国标”是杀手锏还是无用功

  背景:卫生部组织科技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等有关方面共同研究制定了“地沟油”检验方法论证方案,并组建了包括油脂加工、食品安全、卫生检验、化学分析等领域权威专家和相关机构在内的检验方法论证专家组。

  华商报发表成彪的文章:掌握“地沟油”检验方法,动机本身应该没有问题,但当我们对非法生产销售“地沟油”没有新措施,对必然产生的“地沟油”没有新出路时,这种“科研精神”就让人哑然失笑了:中国的“地沟油”危机核心是缺乏检验方法吗?不是!是缺乏规范的生产经营渠道和科学合理的用途。善除恶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即使掌握了“地沟油”的检验方法又能怎么样?不可能人人、时时、处处都使用检验方法,这就决定了检验方法的研发是“下游”环节,更应该在“地沟油”的原料采集、生产销售、投入使用等“上游”环节着力,从源头上、根本上遏制“地沟油”成为“食用油”问题。

  小蒋随想:制定地沟油检验标准是理所应当的,但这不是问题的核心。源头治理、重在治本。有关部门不能等到地沟油被摆上超市柜台、被饭馆用来做菜之后,才去检验油品合格与否。当地沟油进入零售环节与餐桌之时,已然表明监管部门的缺位与失职。一旦地沟油进入零售市场,监管部门恐怕又会说人员不足,难以逐一排查,“迎接抽查”更使许多抽查变为白费。如果纠缠于底层检测,地沟油回流餐桌永远不会消声灭迹。有关部门必须严格监管地沟油回收的源头。既要打击私自回收炼油的小作坊,也要严查披着合法生产生物柴油外衣、实际却干着地沟油变身食用油勾当的企业。如果解决不了源头问题,光在细枝末节上打转转,结果只能是做无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