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宣布停工停产:观点1+1:残疾代课教师转正“损害地方形象”是赤裸裸歧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5 20:30:22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个税起征点在某些地方凭啥“按兵不动”

  背景:媒体报道,一些地方的税务部门在9月份依然按照2000元的旧起征点征缴个税。对此,各地税务部门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有的以“软件尚未完成升级”搪塞,有的说“不方便解释”。

  东方早报发表鲁宁的文章:众所周知,从7月底发布国税46号文件算起,国税总局已就准确执行新个税法多次发文,上周更是再次明确强调:“单位在9月份发放的任何月份的工资、薪金,均应适用新个税法规定的3500元减除费用标准和税率表。”现如今,除机关、事业单位和极少数国有企业外,员工工资都采取“先干活再拿钱”的结算办法(这本身就有违背国家劳动法之嫌),也即员工当月的劳动所得要下月才能领取。很显然,有的地方税务部门就看到了其中存在的空隙:譬如,某大城市地税局官员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提问时曾答:“9月份如果记提的是8月份的工资,应按2000元征收个人所得税。如果记提的是9月份的工资,才适用3500元起征点的规定。”这回答就属“歪脑筋”作祟,企图把“水”搅浑,最后再摸一把“蝇头小利”。多座城市、多个地方执行新个税法之所以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混乱”,“乱”就乱在这其中!

  小蒋随想:令行不止是个老问题,究其原因,对于有令不行,常常缺乏惩处措施。我们经常看到,许多发文都强调:务必如何,一定要怎样。可是,对于完不成任务的处罚却没有下文。没有惩处就没有约束力,某些条文随之成了纸老虎。就本例而言,国税总局说“9月份发放的任何月份的工资、薪金均应适用新的3500元起征点”。问题是,有的地方不执行,国税总局似乎也只能“干瞪眼”。这不免让人纳闷:倘若有的地方几个月都“完不成”软件升级,难道劳动者就得“无怨无悔”地多交几个月的“超额个税”?话又说回来,如果个税起征点是降低而不是提高,某些地方税务机关的“软件升级”还会这么迟钝吗?就算一些劳动者不想挨这个“宰”,却没有招架之力,因为工资个税“代扣代缴”在那摆着呢。有律师表示,对于仍按旧标准多缴纳的税款,纳税人可以通过所在单位提出退税申请,再由单位与当地税务机关协商解决退税问题。至于退税则有两种途径,一种是通过与税务机关协商,税务机关将税款退还到单位;第二种是用当前多缴的税款抵扣下月应缴个税税款。律师的话听上去是不错,可真到了退税申请时,按照某些机关的办事效率、大爷作风,情况又会怎样呢?

 

 残疾代课教师转正“损害地方形象”是赤裸裸歧视

  背景:郭省是河北蔚县宋家庄镇中心校大宁村小学的唯一教师。他三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已经39岁身高还不足1.2米。他做代课教师已经整整20个年头,每一次代课教师“转正”都与他擦肩而过。

  东方早报发表李清的文章:按照当地有关人士的说法,他们一直让郭省当代课教师,恰恰是因为对他的同情。真实情况的确是这样吗?代课教师需要他们这样的同情吗?众所周知,教育工作是一项严肃的工作,让不符合条件的人当教师会误人子弟。也正因为此,国家对教师职业设立了准入条件。对不能承担教书育人职能的人,应当让他们离开教师岗位。这也就是说,如果郭省应当被清退,就不该继续让他从教。反过来,如果郭省可以一直当教师,就应该及时给他一个正式的教师身份。什么地方的“临时”工作,需要临时20年呢?这些年,贫困乡村的代课教师被陆续清退,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同情。其实,公众的情感并非只针对这些代课教师,代课时间长也不是他们必须被转正的理由。只是,一方面,对代课教师的清退和使用都必须合法和人性。比如,对从教多年者不能说清退就清退,不给或只给极少补偿;而在职的代课教师则应与正式教师大致同工同酬。另一方面,政府需高度重视对落后地区的教育投入。城里有的教师开私家车,乡村有的教师只能靠救济生活,让人情何以堪?据称,2007年当地县委书记曾表示,郭省“转正”会损害蔚县的教师形象。如果这是郭省一直“临时代课”的真正原因,笔者想说,官员对残疾教师的不尊重、对落后乡村教育事业的不重视,才是真正损害当地形象。

  小蒋随想:俗话说得好“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也就是说,外在的东西往往是浮云,内在的美好才是值得珍视的。由此推论,评价一个教师好与不好,其外在形象并不是主要的,关键要看其教书育人的能力。郭省是个残疾人不假,但其是靠当地行政者的同情在教师岗位上“混饭吃”吗?郭省当代课教师的20年里几乎年年得奖,2009年还被评为“蔚县十大杰出青年”。试问:如果郭省没有优异的教学能力、并且受到当地人的赞誉,“同情奖”能吃20年?如果郭省完全具有当正式教师的能力,只是因为当地领导一句“郭省不能转正,他有损蔚县的教师形象”而不能转正,这难道不是严重的歧视?歧视性言行出自县委书记,而且官员丝毫不用负诽谤他人名誉的责任,同样令人发问:如果是残疾教师用贬损性言语形容官员,结果又会怎样?这再度显露出官与民在权利上的不对等。干了几十年教师的活,却得不到教师的“名分”,临了还要被“清退”,这是中国许多乡村代课教师的悲哀。郭省的例子不过是以一种更令人唏嘘的“正当理由”,将代课教师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展现在众人眼前。此事的是非曲直,正直的人心中都有数。默默无闻的河北蔚县因此登上媒体的版面,到底是谁给当地的形象抹黑?

观点1+1:残疾代课教师转正“损害地方形象”是赤裸裸歧视 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教师形象" 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教师形象" 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影响形象” 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影响形象”(图) 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影响形象”(图) 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影响形象”(图) 河北一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该县教师形象 河北一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该县教师形象 (图文)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当地教师形象 河北一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该县教师形象 河北一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该县教师形象 因“有损教师形象” 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南方都市报 2011-9-13) 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 残疾教师代课20年因形象转正难 教育局躲避采访 河北一残疾教师代课20年 官员称转正有损该县教师形象 作者: 转载谭地的文章 揭露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事件内幕 代课20年无缘转正的残疾教师让谁蒙羞? 代课20年无缘转正的残疾教师让谁蒙羞? 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 官方称因同情未清退 残疾教师20年不能转正,只因政府认为其“有损教师形象”! 熊丙奇:凭什么不让代课教师转正 羊城晚报:“有损形象”的绝不是残疾教师 残疾教师“临时”代课20年需要不需要“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