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宠物用品批发市场:原创]职业高中享受初中待遇?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5 20:37:06

职业高中享受初中待遇?

 

到了岁末年初,各种评比接踵而来。评比前,往往由上级主管部门下达先进、优秀之类的指标,学校也不例外。而从优秀下达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都在歧视职业教育。

在苏南某县级市,教育局分配给某国家级重点职业高中的市级先进和局级先进的指标,都只是该市普通高中的一半或接近一半。不妨将教职工人数差不多的几所学校分配到的先进指标作个比较。如该职业学校的市级先进指标是2名,局级先进的指标是3名,而普通高中一是6名、4名,普通高中二是3名、4名,普通高中三、四也都是3名、4名;另一所是该市的职业教育中心校,教职工人数比该市的普通高中五多15%,而职业教育中心校先进指标分别是3名、6名,普通高中五的先进指标分别是4名、8名。该市一所教职工人数略少于某职业高中的初中,先进指标分别是2名、3名。

职业高中享受初中待遇,不能享受普通高中待遇,领导的指导思想可能就是,普通高中输送的是大学生,是国家的精英,是国家的栋梁,对地方、对国家的贡献大。而职业学校虽然培养了有一技之长的劳动者,但是对地方、对国家的贡献小;而且,职业学校学生犯错误的多,负面影响大。社会上不就流传着这样的话:职业学校是三流的学校、教师是三流的教师。

职业学校对地方、对国家的贡献真的小吗?这在当今从中央开始的重视职业教育的形势来看,本不应该成为问题了,但从某市教育局分配给职业高中和普通高的先进指标的明显差异来看,这倒还是一个问题,某些人的骨子里依然存在着鄙薄职业教育的思想,所以,是很有必要说一说的。职业学校在招生时都排在最后批次,不管是中等职业学校,还是高等职业学校;为了追求所谓高中普及率,一些地方初中生升学率达到98%以上,中考总分在200分以下的、甚至没有参加过中考的初中生,只要愿意进职业高中,都可以进来;职业学校成了中考和高考落榜者的“收容所”,许多想进普通高中、好的高校的落榜生无奈之下才进入职业学校,所以生源质量大打折扣,并有不断下降的迹象。中等职业学校学生的许多家长也带着“把孩子送到职业学校是关关的,让学校看看好,不过早的到社会上被不良风气带坏,是否真学到什么无所谓”的想法。这些学生相对于普通高中来说,应该是差的;而这些学生的“差”不只表现在学业上,还常常是表现为品德、行为习惯、心理等综合性问题。职业学校的老师想方设法,苦口婆心,让这样的学生转变和提高,在两年或三年中学习到一点文化知识、专业理论知识,掌握一技之长,肯定要付出更多的心血,更大的努力。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职业教育为社会输送了上百万的具有中级技能和上千万具有初级技能的、有较高素质的劳动者,他们在各条战线、各种岗位上为社会作出了不同的贡献。职业学校相对于普通高中,特别是重点高中,得到的投入更显不足,大多还是薄弱学校,虽然没有像普通高中一样可以炫耀的升学率,但是,把普通高中不要的“差生”“边角料”培养、教育成对社会有用、有益的劳动者、建设者,既没有让他们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又减轻了家长的负担,为家庭、为自己带来一份收入,成为一个自立者。增值是多少?比普通高中大了多少?这些学生可以说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失败者,但在职业学校,他们的相当部分获得了成功,有了没有过的成功的欣喜,有的是“三好学生”,有的是“学习积极分子”,有的是“技术标兵”……他们不再痛苦,不再气馁。所以,职业学校作出的贡献丝毫不小于普通高中。

有位名人说过:多一所学校,就少一座监狱。南京师大附属中学老校长胡百良在他所著的《校长的特殊使命》中说的这样一段话是既实在,又很深刻的,“20世纪90年代,(南京师大附属中学——引者)每年高考达到大学本科线的学生都在95%左右。但我们清醒地看到,这一类学校升学率高的决定因素是生源比较好。那些所谓‘三类学校’,如果有我们这样的生源,同样可以有比较高的升学率。如果把他们的生源放到重点中学,照样不会有这样的升学率。因此,仅升学率这一点,不能完全反映重点中学的办学效率。” 朱永新教授在《新教育之梦》第七章“理想的教师”中说:“把这些重点学校的孩子放在哪里,他们都回很好地发挥,因为在多年的教育中,他们已经养成了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自我发展的习惯。真正见功夫的是,你要把差的学生教育好,把差的学校管理好。”“我觉得,只会教好学生的教师,不是好教师;只会教好学生的学校,也不一定是非常优秀的学校。”所以,如果单纯看升学情况,就会埋没职业学校的成绩,埋没这些学校干部、教师的成绩。我们要采用增值评价的方法来评价学校的贡献。

我们社会既需要工程师、科学家,同样需要数以亿计的高素质的劳动者。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职业学校能够把普通高中淘汰下来的“差生”,教育好,管理好,把他们培养成一个个自立者、一个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保证社会的稳定,为社会作贡献,就是真正见功夫的,就是伟大的,就是实现了最大的增值——普通中学录取时,他们被淘汰下来,他们是“负值”,在进职业学校前,他们是社会的“负担”,是“负值”;到职业学校接受教育后,成为自立者、高素质的技术工人,他们发生了质变,不仅是“正值”,而且实现了巨大的“增值”。

实行教育增值评价,重在看学校发展、变化的幅度,看学校把什么样的对象培养、教育成了人才、对社会有用的人,从而提高所有学校的办学积极性。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要用学校的增值情况来评估学校,而不是升学情况,把学校引导到正确的办学轨道上来,促进职业教育的大力发展,使各类教育、各类学校间形成一种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的局面。

重视学识、鄙薄技能是中国的传统,这一传统已经不合乎社会发展的要求,应该将它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地方各级党政领导要更新观念,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领导更要更新观念,再不能鄙薄职业教育的做法,再不能有职业高中比普通高中低一等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