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宠物摄影:女友大15岁 这样的恋情能长久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5 20:30:10

女友大15岁这样的恋情能长久吗

  2009年5月,我去四川旅游,如芸和我同团。在成都下飞机,我几次想和如芸打招呼,而她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导游身上。

  出机场,众人有秩序地登上一辆大巴。我有意识地插队,靠近如芸。导游对着喇叭喊:“大家别挤,都有座位。”好几双眼睛刷地瞄向我,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插队。如芸也看着我,她面无表情。我想再看她一眼,她轻轻地抬起腿,闪到大巴里去了。

  我上车,如芸附近的座位皆已坐满。导游滔滔不绝,我心神不宁。如芸靠着窗,她拿手机,慢悠悠地拍照。

  汽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口。下车。众人零零散散地走向酒店。我和如芸机缘巧合地走到一块。

  “第一次来成都啊?”我搭讪。如芸很有礼貌地说,“是的。”

  “我来四川两次了。有些地方,值得一去再去。”“那你能做我们导游了。”

  导游开始分房卡,打断我们的对话。接下来,我很难再找到机会和如芸说话,她和另外一个女子形影不离。她们像是同伴。

  下午,我以照相的名义和如芸身边的女子混熟。并且顺利地打听到如芸的名字,还有她的职业,在一家文化单位工作。

  顺理成章,我成为如芸以及她同伴的“导游”。从四川回南京,我们是不折不扣的朋友了。她们与我互留手机号码,如芸亲切地喊我小弟。

  但我还是不相信,如芸竟比我大15岁。我27岁,她42岁。她的外表最多30多岁,不显老。再加上着装打扮的新潮,左看右看也没有40多岁啊!

  如芸是我喜欢的类型。双眸明亮,点缀着些许有过故事的女人特有的经历;笑容温暖,有着包容一切的仁爱。她时尚而不妖娆,美得纯粹,风姿绰约。

  以前我谈过一次姐弟恋。和那位姐姐分手后,我对比我年轻的女孩再也提不起兴致。

  我夹起一块茄子去喂如芸,她说我没大没小,想到如芸的年龄,我黯然

  如芸不知道我的心思。2009年儿童节,我约她去苏州玩,她先是拒绝,我赶忙说:“陪小弟去玩玩啦。”接着,她又改口答应。

  我开车到龙江接如芸,她穿着运动装,耐克鞋,大墨镜遮住她的眼神。如芸长发随风飘舞,她像一股风,吹拂到车里。“生机勃勃!”我说。“什么?”如芸有意反问。我说:“节日快乐!”“节日快乐!”如芸笑盈盈,她略带诧异地问我:“你怎么会想到约大姐这样的人出去玩?”

  我说:“跟大姐在一起玩,可靠。现在的小女生,浮躁。”如芸问我究竟多大,“30啦!”我脱口而出,“是不是看上去和你差不多大。”“哪里哦,”如芸微微地摇头,“你和我没有可比性,不是一个年代的。”

  彼此无语。车厢里荡漾起张艾嘉的《爱的代价》:“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你像一个女明星。”我侧目,如芸半闭着眼,她沉浸在音乐声中。我说,“我前女友和你长得很像……嗯,相似程度惊人。”如芸把我的话都当做玩笑,她像是自言自语:“你这样的小男生,有大把的光阴可以挥霍。青春比什么都值钱,转眼就没了。”

  如芸有些小感伤,我改变话题,川流不息地给她讲笑话。如芸被我逗乐了。从苏州返回南京,她说我是“可爱的男生”,“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从此,我频繁地约如芸出来玩。她也曾爽约过,原因是工作太忙。我的心都集中在如芸身上了。接触次数增多,她的年龄被现实的亲切妩媚渐渐遮掩。

  2009年10月,如芸搬家,我去帮忙。我开玩笑问她哪来的钱,又到城东买套房子。如芸说:“前夫的房子。现在属于我,重新装修了。”我的心里像被什么捅了一下。

  搬家的过程中,如芸的脚被砸伤。不知是我心不在焉,还是她三心二意。我们想把茶几移动位置。我明明听到她说“好”,于是松手。看我松手,如芸也松手,茶几莫名其妙地砸在她的脚上。如芸埋怨我为何突然松手,我说是你说“好”的呀!如芸说她没有说话。“难道我出现了幻听?”如芸的脸上弥漫着痛楚,满脸汗珠。她被砸得不轻,我背她去医院。

  如芸的脚受伤了。我得以贴身照顾她,每天来给她送饭。有一天,我在如芸家,陪她一起吃鱼香茄子的时候,不经意间,我夹起一块茄子去喂如芸。我们的目光相撞,都很羞涩。我埋头,自己把茄子吃了。“别没大没小。”如芸悄声说,她的声音像蚊子哼哼。

  如芸像大海一样包容我,家人不懂我狂热的激情

  如芸的脚伤恢复,能够正常走路的时候,我们去黄山玩。在黄山,我们住在同一间房子里。爬山的分分秒秒,我们手牵手。起先,我试探如芸,想助她一臂之力,只扶她的手臂,之后我索性拉住她的手。如芸默许了我的主动。

  晚上,我们同住一室。“房子难订,好不容易才订到一间。”总得师出有名吧,我嬉笑着说,“你睡床,我睡地上。”我确实照此做了,而夜半时分,当我爬到如芸的床上,她还帮我盖被子,关切地说:“地上不舒服吧?”我激动地抱住如芸,心怦怦跳,跳得我打起寒战。

  早晨,如芸比我醒得早。我睁开眼,如芸正乖巧地卧躺在我的怀抱。她的眼眶盈着泪,像秋天的露水,晶莹剔透。“怎么啦?”我睡意全无。“没啥。”如芸不再是我的大姐,我是男人,此时此刻,她是我小鸟依人般的女人。

  “没想到,”如芸细声细语地说,“真没想到……你爱我吗?”她傻乎乎的。“爱,非常爱!”我斩钉截铁。如芸告诉我,她和前夫离婚后,又谈过一次恋爱,但那男人是个骗子,“骗了我几万块钱后消失了,他说我是个招眼的女人,‘靠不住,只能见好就收’”

  我很费解:“你是个好女人,那些男人愚昧透顶!”怜惜如芸的过往,我抱紧她,“你要信任我,我和你结婚!你相信吗?”如芸的鼻翼一静一动,她雪白的脸庞美若月亮,悄无声息地打动我,我变得豪迈、自信、果敢,“我要和你结婚!”我一遍遍重复,心无旁骛。

  知道我新交了女朋友,还要谈婚论嫁,多年前就已离异的父母兴致盎然,要为我把关。“先预热,看看面相。”我拿出如芸20多岁时的照片,“这是她刚毕业那会,现在……她更成熟。”爸爸目不转睛,赞美照片中的女子清新脱俗。妈妈留个心眼,“她今年多大了?”“30出头,”我说,“真人比照片要显老。”

  无数次内心的纠结与现实的碰撞,使得如芸对未来信心满怀。热恋中的女人,心潮澎湃地遗忘了自己的年龄,她面泛红晕,在我的承诺声中,答应嫁给我。

  2010年7月,我的父母宴请如芸。餐桌上,大家谈笑风生。我异想天开地以为父母对如芸很满意。晚上,我含蓄地说出如芸的年龄,并略作瞒报,“40岁……”

  家人瞠目结舌。“你真是瞎搞。”爸爸说,“你这是给自己找妈。”妈妈脸上挂不住了,“我和你爸虽然离异,但是对你的关爱不比别人少。你要什么我们给你买什么。但是,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年纪太大,绝对不行!她还能生孩子吗?”

  如芸像大海一样包容我,在床上,在路上,在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中。父母不懂我狂热的激情,竭尽全力地阻止我。我爱眼前的如芸。

  “她现在是花钱保养,看上去跟明星似的。再过几年你会后悔的,光阴不饶人,你看你妈,前几年也很招眼。现在你再看看,那边过完50岁生日,这边你看看脸上的斑……”

  “少来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妈妈拍桌子,和爸爸吵起来。我在嘈杂声中陷入前所未有的深思,10年后,如芸年老色衰,我才年仅40,那时的我,能否接受容颜枯萎的女人在我的枕边和我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