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宠物市场芳村:人啊 什么时候才会明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5 20:39:35
 

人在倒霉时最明白。平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分彼此,亲如兄弟。而一旦到了秦琼卖马,关羽走麦城的时候,就会有人坐视不管,看你笑话,有人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于是这就明白了谁是患难朋友,谁是无耻小人,谁是忠言逆耳,谁是巧言令色;明白了以后朋友该怎样交,道路该怎样走,钱财该怎样花。

 

人在大病后最明白。大病一场后,人才会明白只有身体最重要,其他都在其次,身体是1,其他都是O,没有了1,再多的0也没有意义。所以,平时那些看似重如泰山般的事情,一场大病就都看轻、看透、看开了。一个人如果实在是被那些名缰利锁困扰得执迷不悟,谁说也不听,那就不妨让他到医院重症室去躺几天,身上插满管子,他就什么都想明白了。出了院他可能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人在临终时最明白。即将被迫饮下毒酒的李煜想明白了,“不幸生在帝王家”;不久于人世的陆放翁想通了,“死去元知万事空”;弥留之际的范成大明白了,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一日被连降十九级的年羹尧想明白了,“人生贵适宜”;白绫系脖的和想明白了,“百年原是梦,卅载枉劳神,对景伤前事,怀才误此身”;站在昆明湖前的王国维也想明白了,“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人在下台后最明白。人一下台,立刻树倒猢狲散,以前家里门庭若市,熙熙攘攘,现在变得门可罗雀,车马稀少;以前鞍前马后的部下喽,再见面立刻变得陌同路人,满面桃花变成冷若冰霜。这才明白,敢情以前人家对我毕恭毕敬,原来对的是我头顶的那个官帽;人家对我吹吹拍拍,原来对的是我手中的权势。做官是一阵子,做人才是一辈子,想想自己以前在位时颐指气使,牛皮哄哄,实在可笑。

 

人在退休后最明白。回想以前在位时,同事之间为名利地位,为鸡虫得失,为评职称、升官衔,争得不亦乐乎,脸红脖子粗,甚至尔虞我诈,以邻为壑,实在没意思。退休后才想明白,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论级别高低,官职大小,退休时都赶齐了,大家全是退休老同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人在入狱后最明白。明白什么呢?明白法律真不是吓人的,谁犯了法都难逃法网;明白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监狱饭不要钱却不好吃;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特别是那些贪官,锒铛入狱后才想明白“我不缺吃不缺喝,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自由对一个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我交的那些大款朋友、老板哥们儿,原来都在害我呀”。所以,纪委请监狱里的犯案官员以身说法对观任官员进行廉政教育,效果特别明显。

 

        一个人在最该明白的时候才明白,纵然能收亡羊补牢之效,但往往为时过晚,再回头已是百年。真正的高人、智者,就是不吃堑也能长智,不倒霉也知道交友之道,不生大病也晓得身体最重要,不进监牢也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