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宏达钢管有限公司:no.1 我爱伪君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4 20:04:06
老友老朱打电话叫我以后别走浏阳河大桥了。我吃了一惊:哪座浏阳河大桥?

     他说:还有哪座,不就是你经常走的那座!

     我更吃惊了,虽然近年来我国的施工部队制造了无数豆腐渣工程,湖南路桥公司更有连垮三桥的辉煌纪录,荣获网友颁发的“塌桥公司”巨奖。但我隔三岔五就经过的这浏阳河大桥可建成没几年啊,莫非今后鄙人还得回到十多年前那条拥挤不堪的远大路上去?

     老朱让我看8月13日的报道,我赶快上网一查,这才长吁一口气,原来报道说的是三一大道上的浏阳河大桥,而非鄙人经常经过的人民路浏阳河大桥。不过报道也是“辟谣消息”,大意是说尽管居民和记者反映那桥已经是“风雨飘摇”,钢丝拉索经常在风中舞蹈,但有关部门和有关专家都认为“目前没有危险”。只是为了确保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目前封桥检修。——在我的印象中,迄今为止有关部门和有关专家还没有提前确定过任何一处工程存在危险的。

     但老朱的友情提示并没到此为止,说也还是要小心为好,要知道那三一大道的浏阳河大桥也才修成17年。才17年哪,就可以成为一个刺激人心的冒险乐园,省得人们去公园玩过山车之类的刺激游戏。想那赵州桥都修成1400多年了,期间甚至都经历了7.6级的地震,迄今岿然不动。真不明白现代人有什么脸面夸耀“搞科技”!

     就像我们这些无法吃上“特供”的柴米百姓谁也不敢说自己没吃地沟油一样,除了动辄座直升机的超级牛人外只怕也没谁敢说自己不曾或者永远不会从豆腐渣桥梁上路过。说不定哪一天哗啦啦似大厦倾,你就从此失踪,“人或为鱼鳖”,甚至比坐动车还不如,人家还有91.5万元的赔偿呢,你这掉河里谁作证?人家还说你是想不开在以实际行动纪念那个叫屈原的闷骚男呢?

     事情说来也巧,就在我为要不要再走浏阳河大桥犯困惑时,传出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被双规的消息。但凡在湖南省写几个字的,有谁不知道冯大官人的名字呢?全国各地报刊、出版社的,又有谁不曾听说过这位“书生报国”“新儒生写作”第一人?

     据说这位文豪的圈内口碑还是不错的,不信可以随手搜索一下,且不说他这样那样的头衔,譬如博士啦、客座教授啦、硕士生导师啦、毛泽东文学奖获得者啦,单各路豪杰为他写的印象记、对话录之类就称得上汗牛充栋。湖南境内的大小报刊包括内部杂志,几乎都选他做过封面人物,或者开过扉页专栏的。如此风头,即便被余秋雨大师鼓励去竞争诺贝尔文学奖的李大伦书记都望尘莫及啊!——在此顺便建议当局将此二位关押于同一监室以便于他们切磋文学力夺国际大奖,也算是“书生报国”罢!不过据说像他们这样的厅级高官不同于身陷囹圄的草民,一般都有高级单间的,这于我省我国的文学大业实在是一大妨碍!

     且说冯大官人兼冯大作家是个评奖爱好者,但凡有奖必参评。上上届曾入围鲁迅文学奖,上届更牛,初评力夺散文组第一名。后来据说因为“不可明说的原因”而没有如愿。对这样的结果,我深表遗憾,其实不管冯大官人兼冯大作家有没有请人代笔或者花钱活动,作协都应该给他评一个鲁迅文学奖的,这样这个奖项才真正实现了“官者有其奖”的初衷。

     话说某一天冯大官人兼冯大作家到某大学讲演,那陪同人员和出场规格堪比诺贝尔奖得主。还有“金话筒”得主现场朗诵该官人兼作家的作品。校方更是高层出动,极尽溢美之词。如此架势,别说是一个鲁迅文学奖候补得主,即便鲁迅再生,只怕都要成为该官员兼作家的粉丝,非拉住他合影留念不可。美中不足的是,作品中满纸唐诗宋词的大文豪,演讲结尾引用的居然是汪国真的诗歌,令大一学生都不能不掩耳逃窜。

     余秋雨大师曾经高度评价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说一个官员喜欢文学就决定了他不可能是腐败分子。这样的判断当然高屋建瓴,所以但凡写过几页日记的官员都一个个宣称是作家了,有心人不妨去翻看一下历年来加入省作协和中国作协的那些名单,最好再翻看一下各种文学奖项的得主,基本上都是官人啦。所以当去年广西那个韩峰局长的情色日记曝光时,不少人呼吁应该将该日记送去参评诺贝尔文学奖,其语言之简洁,场景刻画之细腻,心理描写之生动,起码比羊羔体要强出一大截啊。最近坊间又在为茅盾文学奖吵吵嚷嚷,有人尖锐地说这些入围作品有谁看过甚至听说过?有吗?没有吗?真有吗?一个还是两个?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

     我看韩峰局长凭此日记参评茅盾文学奖,无论是知名度还是发行量(点击率)或者文学性,实在都远远高出目前那些入围者。实事求是地说,某些所谓纯文学作家、作协主席,其文笔和故事都不能不让人毛骨悚然。读过某位名家的作品后,我就告知周围朋友,倘若哪天你们看见我再读他的作品,有劳你们送我去精神病啊。但韩局长的作品我就爱读,文学性也好,社会性也好,乃至于什么精神文明性也好,让人受益可不是一点两点啊。尤其传递出博爱、廉洁、家庭责任感等主流社会价值观。

     其实我没有嘲笑余秋雨大师的意思,正如伪君子其实是一种对君子的致敬,官场文人总比纯官人要好。官场文人多少会惠赐给文人一点什么,说难听点叫残羹冷炙牙缝剔肉,说好听点叫扶持文化。比如你给作协赞助一百万,请某大刊主编吃喝嫖赌,总比在澳门赌博好吧,总比请流氓地痞吃喝嫖赌甚至出手打砸抢好吧?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所以尽管我与这冯大官人素昧平生,也从没直接或者间接得过他一文半文施舍,我倒并不嫉妒。我甚至希望官场有更多这样的文人,一方面到处宣称没有廉政就没有和谐,宣称书生报国,宣称文化兴国,另一方面该收收该送送。我始终相信由一群伪君子领导,总比由一群真小人领导要好。

     回顾近些年来的所谓群体事件或者过激行为,几乎没几件不是由真小人们引发的。那伪君子多半还是要讲一点温良恭俭让的,讲一点程序和规则的,讲一点社会舆论和民众口碑的,个别情况下甚至不排除讲一点良心的可能。

     之所以如此东扯西拉,是因为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写的那篇《奴隶社会好》。最大的好处是有明晰产权,这江山、奴隶都是我的,所以我要珍惜善待,也绝不允许手下人胡作非为。换成老子只是在这个位置上呆几年,我不索拿卡要那装逼就装得太傻了不?比如我来管修桥修路,那个傻乎乎的李春说他可以给我建一座几千年不倒的赵州桥,老子立马炒他鱿鱼。我管几千年干什么?谁给我回扣多我让谁建。李逵也好,李鬼也罢,我说谁是专家谁就是专家。大桥修好后,有的是文人骚客来写赋啊,作诗啊,谱曲啊。

     其实何止是架桥铺路,动车啊,提拔啊,诉讼啊,监督啊,执法啊,公务员考试啊,哪一样不是这么个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