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宏达物流:专家:中国崛起因制度优势 中国式民主大有可为——中新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5 20:40:00
胡鞍钢:中国崛起的根本优势是制度优势

  中国崛起的根本优势是制度优势,主要表现为:

  其一,中国共产党拥有组合和动员人民群众的强大能力。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把中国现有的资源,最大程度地调动起来、整合起来,为中国的发展所用,为人民所用。

  其二,坚持群众路线,立足基层,进行民主决策的能力。这尤其表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决策机制的优越性。决策机制的基础是群众路线,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当今的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在中央与基层群众之间运行的高效灵活的决策机制。

 

  其三,中国共产党以为人民服务为唯一宗旨的执行能力。由于中国共产党始终站在最基层的广大群众一边,方才保证了各机构、各地区朝着社会主义道路和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前进。对于共产党人将理想转化为现实的能力,英国首相布莱尔也曾给予了高度的肯定:“中国制定的目标非常具有挑战性,绝非轻而易举就可以完成。但是中国是一个‘言必行’的国家。中国的情况是,一旦制定了目标,它就会信守承诺,直至最后实现目标。”

  其四,“摸着石头过河”是中国改革的一个基本理论与方法。“摸着石头过河”是要使改革有利于经济调整,也有利于改革本身。改革之“河”的对岸,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宏观目标——基本实现现代化。“石头”的标准是发展、稳定;根据发展的速度、稳定的程度确定改革的力度,选择、调整改革的战术、战略、步骤。(《人民论坛》2011年7月)

  陈红太:中国式民主政治大有可为

  中国式民主政治,其内在逻辑和实质是依靠执政党对时代发展的规律性认识及对“为人民服务”的信仰与忠诚,来实现自我约束和维持政党的凝聚力,体现了很强的党性自律和组织化自律。与西方自由民主政体相比,中国式民主政治具有以下五大优势:

  一是政治稳定优势。现代化转型期也是各种利益主体和诉求多元化和博弈期,国家和社会需要有中国共产党这种统筹各方利益和各种资源的权威力量,有效地化解矛盾、平衡利益、主持正义,实现国家和社会的持久和谐和稳定。

  二是集中效率优势。社会主义制度为全国或区域性资源统筹和相互协作、集中力量办大事提供了体制机制保障。

  三是复合组织优势。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组织、社会组织、企业组织和科教文卫传媒组织,都可以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组织资源优化整合和一体化配置,从而形成巨大的组织合力和竞争力,齐心协力解决发展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四是制度创新优势。执政党和政府依靠实践探索和制度创新,可以不断地把地方和基层探索的实践创新和制度创新经验加以总结推广并实现法制化,从而不断地满足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对制度供给和制度变革提出的需求。

  五是文化包容优势。共产党人以解放天下为己任,不仅可以充分借鉴和利用传统中华文明的智慧和经验,也同样能够借鉴和吸收包括世界各种文明创造的一切有益成果,真正做到海纳百川。(《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1年第9期) 辛向阳:中国政治体制的“三个跨越”

  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会不断提出一系列新的制度要求,而中国的政治体制通过“三个跨越”,较好地满足了这些需求,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出有利的稳定的政治与社会基础。

  第一个跨越,是用长期自觉选择培养制度跨越了政治领导人更替的风险。

  第二个跨越,是用中央集体领导制度跨越个人专断的缺陷。国外学者很困惑的一个问题是:中共为什么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不犯大的决策错误?其实,他们不明白,中国的政治体制基本上解决了集体领导的问题,而且越是高层,这个问题解决得越好。邓小平在1986年11月会见意大利总理克拉克西时讲:“我们实行的是集体领导,有事情大家一起商量决定,我自己只起一份作用。”这不是谦虚,这是事实。

 

  第三个跨越,是用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来跨越单一票选民主的缺陷。票选民主遵循的是少数服从多数原则,至于多数是否掌握真理、是否正确,票决是没有责任的。而协商民主恰恰可以避免这个问题。协商民主通过协商可以把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真理变成大多数人的共识。

  这几个跨越使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始终有一个好的政治环境、好的决策机制,既避免了政治动荡,又避免了决策失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1年第4期)

  应霄燕:主权债务危机是当前资本主义的主要危机形态

  主权债务危机是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不断深化和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各种反经济危机政策和措施叠加的必然结果,是资本主义制度经济和政治危机深化的集中表现。主权债务危机20世纪80年代出现在拉美地区,而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面临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

  主权债务危机从发展中国家转移到发达国家,显示主权债务危机是继生产相对过剩危机、金融危机之后,影响现阶段各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健康、持续发展的一种主要危机形态。各国应对主权债务危机的办法,一是增加税收;二是减少财政支出,缩减财政赤字;三是借债;四是增加货币供给;五是货币贬值。前两种办法,既要受到选民的制约,又会陷入缩减债务与经济发展的两难困境之中。后两种办法并不适合所有遭受主权债务危机冲击的国家,像希腊这些欧元区成员国已丧失了货币供给和贬值的自主权,最可能采取的办法就是借债来缓解眼下的危机。

  而美国最可能通过增加货币供给与货币贬值,向外国债权人转嫁负担以减少债务压力。但是,“以债养债”和重新金融化只会加深和增加不断引发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国家反危机的历程显示,无论是推行凯恩斯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无论是采取国家干预还是自由放任都只能缓解经济危机而无法根除危机,而每一次反经济危机的策略措施只能加重资本主义固有的基本矛盾,这一切都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已是一种落后、衰退的生产方式。(《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年第7期) 杨 斌:从美债危机看美国的民主模式危机

  当前美国金融动荡暴露了其民主模式的深刻危机。爆发危机后,美国民主模式明显缺乏自我调整和自我纠错的能力,奥巴马表面上抨击金融财团,实际上却任命其代理人掌管经济。美国通过输出误导性政策、通货膨胀和政治动荡,企图将金钱操纵政治的虚伪民主模式扩大到全球范围,这样有利于极少数金融富豪干涉别国内政并操纵政府决策,廉价控制别国经济金融命脉并掠夺各国民众财富。

  美国民主模式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表面上是三权分立和相互制衡,实质上却都主要是为美国最富有阶层的利益服务,大财团则为政客从竞选到卸任后提供大量金钱、好处。美国民主仿佛是“点厨子不点菜”的不实惠民主,可供民众选择的“厨子”是靠金钱“包装炒作”出来的。尽管政客选举时能吹得天花乱坠,一旦选举结束后却可以自行其是,并不承担具体的社会责任。可见,老百姓仅仅“点了厨子”,“真正点菜”的却是幕后的金融垄断财团。

  当前金融危机使美国民主模式受金钱操纵的弱点暴露得淋漓尽致,美国民主模式的弱点绝非无伤大雅,而是极为致命的。金融寡头通过操纵美联储滥发美元并输出严重通货膨胀,甚至已经威胁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财富和生存权利。(《红旗文稿》2011年第17期)  

 

专家:中国崛起因制度优势 中国式民主大有可为——中新网 专家:中国崛起因制度优势,中国式民主大有可为 聚焦“中国式民主”:网络成民意表达重要渠道——中新网 中共反腐历程跨越三阶段 专家解析中国式反腐前景——中新网 党内民主大有可为 日媒:“巨龙时代”,中国崛起的真相——中新网 专家:西方不了解西藏也有中国宣传乏力之因——中新网 明朝内阁制度能不能演变为中国式的民主? 明朝内阁制度能不能演变为中国式的民主? 成功者应该拥有哪些优势性格?——中新网 似官非官非农实农 “中国式村官”如何突破困境——中新网 广州日报:学术腐败的中国式“奇观”——中新网 叶小文:中共最有资格谈民主 中国民主更高更切实——中新网 联合早报:如何面对中国崛起 考验吉拉德政治智慧——中新网 邓小平英文翻译张维为:中国崛起是非常不容易的——中新网 外报:权力结构变迁 中国崛起考验美国包容度——中新网 邓小平翻译张维为谈中国崛起的四大“超级因素”——中新网 黑车泛滥拷问出租车准入制度——中新网 黑车泛滥拷问出租车准入制度(2)——中新网 黑车泛滥拷问出租车准入制度(3)——中新网 “中国崛起的根本优势是制度优势”等5则**********转载请注明来源:求是理论网,原文网址:http://www.qstheory.cn/zxdk/2011/201119/201109/t2011 中国式民主新进程 中国式民主的关键 “制度休眠”致政令不畅 好制度看得见摸不着——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