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宏昌电子有限公司:一纸鸿雁送清风- - 徐强 -今晚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0/14 20:06:46

一纸鸿雁送清风

  • 发布日期: 2011-06-04 00:00
  • 作者:徐强

  在古代,贪官污吏层出不穷,但于一片烂泥之中,偶尔也能看到几个耿介之士的身影,傲然孑立,卓尔不群,令人肃然起敬。

  古人之间的交流,除了面谈,大多借助于鸿雁往还,一纸传情,后人也因此得以从他们存留下来的书信当中,领略其风骨,想见其为人。试举几位明代官员为例——

  朱吾弼,万历十七年(1589年)进士,曾任南京太仆卿。他在给弟弟的信中写道:“一札寄弟,不暇长语。做官,当如将军对敌;做人,当如处子防身。将军失机,则一败涂地;处子失节,则万事瓦裂。慎之哉!”朱吾弼以行军打仗、守节来强调做官、做人需立身谨慎,儿戏不得,可谓掷地有声。

  谢肇淛,万历二十年(1592年)进士,官至广西右布政使。他曾经担任过治理河务的官职,很多人都说他找了份苦差事,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在写给朋友郑孟麟的信中,谢肇淛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老母在堂,不乏菽水;先人敝庐,足以蔽风雨;百亩之田,足以供饘粥。视一二善官者,诚贫;回首作措大时,已过之远矣!”和那些长袖善舞、勤于钻营的贪官相比,治河官员确实很清苦,但相对于穷书生而言,生活条件已经十分优越了,由此,谢肇淛提出了做官应当知足的观点:“吾尝谓人生苟存一知足之心,何官不可为?何地不可居?如不知足,则卿相不已,必思帝王;帝王不已,必思神仙;神仙不已,必思玉皇大帝。”在他看来,人心永远都是无法餍足的,如果任由欲望膨胀,不加节制,那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有明一代,张居正历仕数朝,最终位居首辅,等同宰相,权倾朝野。对于这么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地方官员自然趋之若鹜,极尽溜须拍马之能事。比如湖广巡抚朱谨吾就致信张居正,提出要在张居正的家乡为他修建一座“三诏亭”,以彰显皇帝对他的恩宠,纪念他的丰功伟绩。不过张居正头脑还算清醒,当即复信加以制止。他在信中批评这种做法是劳民伤财之举:“当此岁饥民贫之时,计一金可活一人,千金当活千人矣!何为举百家之产,千人之命,弃之道旁,为官吏往来休憩之所乎?”接着他又写道:“且盛衰荣瘁,理之常也。时异势殊,陵谷迁变,高台倾,曲池平,虽吾宅第,且不能守,何有于亭?数十年后,此不过十里铺前一接官亭耳,乌睹所谓三诏者乎?”张居正认为,权位盛衰变化无常,一座建筑物并不能使人不朽,只有活在人们的心里,才有可能得到永生。张居正独揽朝纲,专断孤行,后人对其毁誉不一,但辞建“三诏亭”,确是清醒明智之举,值得赞赏。

  素有“海青天”之称的海瑞,在写给大学士吕调阳的一封信中,提到了张居正。信不长,照抄于此:“今年春公当会试天下,谅公以公道自持,必不以私徇太岳;想太岳亦以公道自守,必不以私干公道也。惟公亮之!”信中的“太岳”,即张居正。在仕途上,张居正对吕调阳有提携之恩,张居正的儿子参加会试,主考官正是吕调阳,有鉴于此,海瑞写了这封信,警告他们不要徇私舞弊,有失公允。寥寥数语,正气凛然,海瑞刚正不阿的形象,跃然纸上!

  类似的书信还有不少,无须再枚举了。细细品味、把玩那些属于遥远时代的文字,恍若清风送爽,我想,这大概也算得上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快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