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男女和唱的歌:每个男人 都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情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16 11:14:23
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情妇
文:网络     编辑:荷花小女子
核心提示:在今年五月的一次酒席上,江西省瑞金市旅游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钟胜桢狂言:瑞金市正科级以上的干部谁敢承认自己带伙计(当地土话,带伙计指的是包养的情妇)我就敢承认,你们敢吗?酒席上,被问的瑞金市旅游局干部和旅行社经理、导游、演员一干人等一片哑然。

此事并非空穴来风。现在这个畸形社会,官员包养情妇其实是不值得一提的事。反倒是当了官没有情妇的人,会遭人讥笑。这类人也会被批判为无能,抑或是身体的某个器官有问题的种类。贪官养情妇,似乎已经形成一种攀比。就像谁家的房子大,谁家的车子高档一样。对某些官员来说,这或许不是生理上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可有一点,尽管如此,但归根究底,还是不敢太明目张胆,都有点藏头躲尾的。
但是,就在江西瑞金旅游局,有一个名叫钟胜桢的副局长,他不但公开宣称包养情妇,并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还恬不知耻地叫嚣:“我就敢承认,你们敢吗?”说句心里话,我还真的是挺佩服这个钟胜桢的,是个爷们,连“包养情妇”都能包养得如此高调。真乃“神人也”!
如此龌龊之言行,居然是官场的产物,真的是对当朝的一种莫大讽刺和叫板。据调查,两年前,钟胜桢曾因受贿,虚开土地证明,接受金钱和性混乱被处分。一个曾经因为受贿、性混乱而被处分过的人,能够再爬上宝座,这其中的厉害笔者自不必言说。也正因为有如此牛的“靠山”,才有了如此横的“人才”:老子就这么包养情妇了,谁能拿我怎么着?你们都是一个个敢做却不敢说的缩头乌龟。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众所周知,一个官员,一个干部,犯有既贪财又好色的秉性,本就不应该再纳入重用之列。而这位钟胜桢,却反而能够逆流而上,接连升迁,并被委以重任。这哪里是一个人所能办到的事!不过,在我朝,事实证明,大凡“贪绩”、“淫绩”卓越者,往往就是像钟胜桢这样不断往上爬的主。
我们不得不承认,男人是色的,无色不为男。即便你问遍天下所有的男人,在彼此陌生的前提下,可能所有人都会诚实地回答你:他们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情妇。如果说没有,那并非是他们不想,而是这个社会的情妇太过昂贵,抑或是他们的经济来源不够这笔开销。
从八十年代我国进行改革开放以来,一部人是富起来了。可是,温饱思淫欲。包二奶,养情妇、找小三、偷小四,假秘书、性保姆等等,这种现象也成了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情妇,对我朝来说,应该算是一个比较专业的职业。被包养者多数是略带姿色,风骚,懂得投其所好,且没有工作,不愿意工作。因为她们不想靠自己的劳动去生活,而是想不劳而获,过上上等人的生活。她们依赖已婚男人的钱,与之发生关系,以此为交换条件。对于这类女人来说,她们的灵魂是龌龊的。道德、人格、良知、品格,在她们的眼里算个P。
中国有句老话叫“一个巴掌拍不响。”用在这里应该说是恰到好处。有这一部份人的存在,这不仅仅只是女人的悲哀,更是这个社会的悲哀。在现代社会,养情人不是靠感情,而是靠金钱与权势。情人追求的是物质利益;而官员追求的是色与欲。一些贪官把性混乱当作是“时代的风采”;把包养情妇当成是另一种“慈善捐助”。更是堂而皇之的在公共场所带着这些“假夫人”招摇撞骗,哗众取宠,以此来“装门面”,“添光彩”。
贪官与情妇,说白了,是一种赤裸裸的兽欲与金钱的交易。是权力与色情的关系。女人把做贪官情妇当成是自己人生的筹码,成功之快车,捷径。于是,向那些叔叔辈的,抑或是爷爷辈的,无论似狼,还是如虎,心甘情愿地“奉献”自己的那几块肉,甚至是灵魂。这些个老男人们,总是不知道去管好自己的下半身。不知道他们的体面是以何为首的?更不知道那些自以为体面的夫人们又是如何看待的?孰不知: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有人说,贪官与情妇,究竟谁是鸡,谁是蛋?我想,这个问题可能生生世世都纠结不清。人,为什么会不同于动物,就是因为人有思维和理智。如果一个人,一旦失去了这两样东西,那么我们只能称其为兽,抑或是动物了!一个官员,敢于公开宣布堕落,肆无忌惮地高唱淫秽之歌。情妇现象“生生不息”;腐败官员“前仆后继”。我们的文化究竟怎么了?我们的道德底线到底被谁“强奸”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