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电音歌曲:[个论]熊丙奇专栏:《三字经》的糟粕和公民教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23 05:49:02
    因为担心“带有糟粕性的内容”会“扭曲了学生的价值观念,腐蚀了中小学生的心灵”,山东省教育厅日前下发通知,严禁该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校向学生“不加选择地”全文推荐《弟子规》、《三字经》、《神童诗》等。这一消息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和热议。记者近日探访发现,此前湖北省已有部分学校专门对《三字经》等经典文本进行了删节,然后重新编排后再发给学生学习。在武昌区九龙井小学重新编印的经典读本中,“昔孟母,择邻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句子被删掉。(楚天都市报1月2日)

    如此删除经典文本中的所谓“糟粕”内容,让我想起了一些家长,家里不买电脑,禁止孩子上网,不准孩子阅读休闲读物,甚至不准看一些电视娱乐节目,担心孩子从中学坏。家长们是一片苦心,想给孩子们营造类似真空的纯净环境,可是,这种做法的效果,适得其反,观察很多“网瘾”孩子,背后都有一个严格“管教”的家庭。他们染上网瘾的路径是:长期被禁止,一旦获得独自上网的机会(比如到社会上的网吧),就抓紧时间过足瘾,而由于未养成辨识不良信息的能力,很快就沉迷于网络世界。

    倒是那些不禁止孩子上网,父母与孩子一起上网,在上网时告诉孩子哪些信息不能浏览,哪些网站提供的内容是违法的做法,却让孩子养成了良好的上网习惯,也会自动甄别网络不良信息。一个事实是,美国家庭电脑普及率很高,可美国青少年的网瘾现象并不严重,而在我国,很多对孩子禁网的家庭无奈地看着孩子迷失,进而采取的办法还是禁网和打骂。

    教育不是管教、灌输。不幸的是,我国学校和家庭,都习惯灌输和管教,而不知道怎样教育引导学生。在管教、灌输的“教育”中,学校和家长不尊重孩子的权利,为他们包办代替一切,只要求孩子学习掌握学校、家长提供的内容;同时,在这种“教育”思维下,就有了对经典作品的删改,以及把某些不存在的作品意义强加到教学中,让学生领会、接受、掌握。

    学校和家长认为,如此可让孩子成为自己想要的“好学生”。但这成了一厢情愿,“管教”中的孩子,没有培养起自主学习、自主生活、自主管理的能力,连基本的价值观念也严重缺乏,他们离开学校老师和家长,就不知道该怎样选择,从而出现十分严重的问题。

    培养合格公民的教育,要让每个受教育者有法律责任和道德责任,懂得分析、说理、批判、质疑,非但不会屏蔽信息,反而会尽可能把适合学生接受的信息(前提是不违反法律法规)呈现给学生,让学生学会分析、判断、取舍,在教学过程中,老师扮演的角色,不是“说教”、“观点提供”,而是告诉学生收集信息、辨识信息、分析信息的基本方法。这是与“说教”教育相对应的探究式、交互式教育教学。在这种教育中,学生们的思维能力、观察能力、表达能力都能得到充分的锻炼。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来说,删除这句话,就可以删除现实社会和一些学生心中存在的功利读书观吗?反之,根据这句话,老师可以列举与读书价值相关的案例,让学生们谈自己的读书理想。这样的教学才有真正的价值。

    《三字经》等经典文本的“糟粕”争议,本质上就是“灌输”教育与“探究式”教育之争。在“灌输”、“说教”式教育中,教育者们自然会站在教学主导地位,以高人一等的方式,给某些教学内容下“精华”或“糟粕”的定义。而在“探究式”教育中,老师和学生是教学共同体,老师不会简单要求学生背诵经典,囫囵吞枣,而是真正研读经典、讨论分析经典。在这一过程中,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学生们自会选择和判断。不客气地说,如果以“灌输”教育方式学习经典,其实是在糟蹋经典,既不能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也无益于形成人文情怀。
    过去10多年来,对于我国基础教育的“灌输式”教育,批判甚多——— 这种教育的结果是,国民受教育年限提高,但整个社会的科学素养不见进步,社会道德观念滑坡,各种江湖“大师”大行其道——— 但现实中,这种教育思维和教育形式十分牢固,难以撼动。一方面,我国的中高考升学制度,鼓励的就是以识记、掌握标准答案为主的“灌输”教育,从政府部门到学校、家庭,推行这样的教育,很少遇到障碍,而且,其名义是“为了学生好”。另一方面,我国教育还没有树立公民教育理念,在学校中,学生不是平等的受教育者,而是被管教的对象,在家庭中,孩子不是寄养在家庭中的未成年社会公民,而是父母的私有财产,因此,学生们的个体尊严和权利普遍不被重视,连完整读一本传统经典作品的权利也被剥夺——— 以现在某些教育管理者和教育者的“糟粕论”,我国的四大名著,都有很多封建糟粕,学生们都不能读原著。     如果中高考制度不改革、公民教育理念不确定,可以推想,我国的学生可以阅读的文本,将越来越少,越来越单一。这种单一模式的教育,恐怕永远不能指望培养能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人才,更别提具有创新活力、想象力的杰出的创新人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