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电影英文歌:喊一声汨罗 我的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16 23:25:47
 汨罗,我的家乡,洞庭湖畔一颗璀璨的明珠。由于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屈原大夫《离骚》的问世,就奠定了相楚文化在世界文学中崇高的地位。千古绝唱的汨罗江,也正因有了大夫忧国忧民怀才不遇那悲愤纵情的一跃,才铸就了两千多年来诗人那永固长存永不熄灭的诗的灵魂,才延续了漫长岁月流传至今的那气势磅礴的端午文化,也拉开了汨罗江龙舟赛流芳百世功在千秋万代的新的篇章。作为被称为蓝墨水上游的汨罗人,谁不为汨罗:有这样光辉灿烂的文化历史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呢!

  小时候,一条街的老汨罗,曾经是我心灵上的一块心病。犹记得八三年那场特大的洪水的到来,就彻底地毁灭了我对故乡的信任和敬仰。让那时不成熟的我就痛下决心:未来的人生一定要远离汨罗,去外面寻找属于我自己美好的天地。让贫穷和可怕的汨罗,永远地从我记忆和印象中消失。

  能导致我一生这样地刻骨铭心,没齿难忘的那场洪水,到底是怎样的一场大水?说来,还真令人揪心和难过……

  时光,回溯到八三年六月份的那天早上。那是东边的黎明,在沉睡中还刚刚醒来揭幕。当我起床步行到县城老酒厂的时候,突见汨罗江平日那温文尔雅的江水是在一夜间爆涨。随即发疯变成凶猛可怕的怪兽:侵入街道,推倒房屋,垄断市区。在它的淫威下,汨罗城市一大片的生存空间被统统地淹没在汹涌的浪涛中。脏而浑浊的水面,浮着的猪、鸡之类的那些动物是随水飘荡随浪翻滚。屋顶屋楼和树桠站着爬着的人们更是面色苍白,惊恐万状。看到这样一幅凄凉而又悲惨的画面,我刹那间地惊呆和吓傻了:这是我的家乡吗?这是我眼中熟悉的故土吗?

  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几乎已经失去灵魂的我,就站在酒厂南边有水的马路上,与市中心是隔水相望。看到已经淹过马路将近一人高的咆哮的混水,望着和我相隔咫尺的城市却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于是,我退回来的同时也不断地告诫自己,这鬼地方?我要离开你。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然而,如同刻录在磁盘上的记忆里的故乡,如同雕刻在脑海里画面中的故土,要想在自己短短的人生中去忘记去磨掉谈何容易?终于,在外漂泊流浪的我,日夜思乡已经饱经风霜的我,带着妻小,在2002年的百花盛开春意盎然的春天里,又踏上了这片神奇的热土,又走进了我魂牵梦绕的心中的故乡。面对久别重逢的故土,我热泪盈眶激动得大喊:汨罗,我回来了。

  凝视着久违的故乡,看着眼前这惊天的巨变,心潮澎湃难以自制的我仿佛置身于梦幻般的世界里。从107国道进入汨罗,首先映入我视线的是融汇贯通汨罗与国道的十公里路长,四十米宽的康庄大道。大路两旁新型的新市工业园区内,环境优雅,错落有致,布局合理的众多实力雄厚的厂家是竞相比美遍地开花。沿途各大厂内,机器隆隆,马达轰鸣,人来车往,物进货出: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意盎然的繁忙景象。进入市区,昔日那破烂不堪,垃圾满地,怎么也扫不干净的街道和矮房更是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大厦高耸林立,道路干净宽敞;商场人山人海。而东西走向的建设路,更是把市政府和龙舟发源地连成了一体,铸成汨罗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枢纽。

  曙光初露的市区,薄雾氤氳,晓风拂面。道路两旁,玉树琼枝,百鸟争鸣。广场上的操坪,大厦旁的空地,友谊河边的风光带。众多的晨练者是动作娴熟优美,舞步轻盈欢快。时如嫦娥奔月,时如仙女散花,时如蜻蜓点水。好一派人舞合一和谐社会的欢乐的景象。热闹非凡的大操坪更是人影如潮,气氛浓烈:跑步的学生,凑乐器的演员,柔太极的老人,练嗓子的艺人们五花八门是应有尽有。让市区的早晨,自然成一篇优美流畅的散文诗。不花很长的时间的话,那是怎么也品不完她那无穷的魅力的……

  城市夜幕,悄悄降临,灯光闪烁,月朗星稀,乐声靡靡,衣抉飘飘,英姿飒爽,随处可见集体舞表演者优美的舞姿。树影下悄悄私语的情侣,眼里流露的是深情关注的目光。华灯下,牵手的老人正吆喝前面戏耍的孙子。散场的舞厅外,是舞友们对舞厅意犹未尽依依不舍的离别之情。闹区的夜宵摊上,听到的桌子边男男女女传过来的哈哈声,那更是他们正在尽情地享受着美好的生活带来的乐趣。这样多姿多彩的市区,又岂是一篇散文能够赞尽?又岂是一部长篇小说所能讴歌完!

  曾几何时,在汨罗无数人的心目中,三点一条线几乎就囊括了整个汨罗的风貌。三点:南边的酒厂,西边的冷库,中间的氮肥厂,那是很多城里人和招工人梦寐以求的特好的单位。要大口喝酒,想大块吃肉,而老百姓的田间更需要肥料。作为人多厂大的三家企业老大,职工待入好自然不说,单一年四季热气腾腾的那个大洗澡房,就够那些红眼的城里人在晚上是望穿秋水,叹声连连: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进去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从东边酒厂连接西边冷库的那条不到两公里路长的柏油马路,那是横贯汨罗城唯一的一条豪华奢侈路。而将这条路从中一刀切断的,又正是那条南来北往的京广线。以至于多少年来,铁路道口那‘叮叮当当’的铃声和哨子声,总让神气的铁路值班员扬着手中的旗子,是每天不停地指挥着东西往来的人群和各种型号的机动车辆。

  百货公司,汨罗的国营招牌商店。犹记得那些年结婚时,到百货公司去扯一两段布匹回家,是全县城每个新娘子最大的愿望。到有厨师的‘鼎心楼’吃一碗肉丝面,那更是每个农村人到城里来要办的头等大事。

  “甭急?老火车站的火车还没到呢?想吃点什么?”这不,老远就看到老街饮食店的老板向你亲热地打招呼:“您来一碗正宗的长乐甜酒不?吃油条、还是稀饭?哦!您早说嘛?麻油面条有呢!时间还早,包您坐上火车……”

  今天,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汨罗早已看不到昔日的任何的踪影了。过去的往事,只能从汨罗人自己斑驳的记忆中去寻找去回味……

  如今,这日新月异美丽可爱的家乡,总让我感受到她现在无穷的魅力,总让我想到她未来无比辉煌灿烂的前景和宏伟的蓝图。喊一声汨罗我的家,我会像孩子热爱自己的母亲那样地永远爱她:直到生命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