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电影主题曲英文:南沙海战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纪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16 23:22:51
──南沙海战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纪事

  陆其明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中国海军向越南军舰开火。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中国海军向越南军舰开火

  1988年3月14日,中越两国海军舰艇编队在赤瓜礁海域进行了一场南沙海战。那场海战给人们留下了层层迷雾:引发海战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具体过程怎么 样?国内外媒体为何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嘉奖令为何迟到半个月?中方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将军的命运又如何?等等。这一切,随着时光流逝,迷雾逐渐敬开,终于 露 出了事实的真 相。

  15年 前的1988年3月14日,在中国南海赤瓜礁海域,中国和越南两国海军舰艇编队进行了一场海战——南沙海战。

  这场海战,我同广大读者一样,也是在半个月后,才从报刊上获悉的。这次海战,中方海军编队取得了重大胜利:击沉越方海军舰船1艘、重伤2艘。至于其他方面 的情况,报刊上很少有报道,给广大读者留下了一层迷雾。

  海战的直接起因是什么?国内外媒体为何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中 央军委嘉奖令为何迟发了半个月?中方编队指挥员、某基 地参谋长陈伟文为何没有得到重用?……而这些疑问,也正是我急需想了解的。

  记者的责职和本能要求自己去探个究竟。为此,我曾几次进行尝试,但都没有成功。主要原因是,我在南沙海战前就离休了,无权无职,力不从心,只好作罢。
南沙海战七年后的1995年9月。一天,我和老伴在海军装备技术部驻重庆办事处看望老战友、战斗英雄舒积成一家,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了一位海军少将。 他竟然就是我久闻大名、十分敬仰而又从未见过面的南沙海战中方编队指挥员陈伟文。他已于两个月前退休,此次是和夫人梁悦融来重庆旅游的。于是,我下决心,非要了解和揭开南沙海战的全部真 相。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越南军舰还击。



中越双方激战

  采访活动首先是从陈伟文开始的。在重庆的几天。后来,我去广州,或是他到北 京,我们又交谈了多次。我们每次交谈的目的明确,内容具体,又都是关键性问题,因此收获颇大。与此同时,我又走访了一批参与海战的亲历者、知情者和采访 者。我特别重视海战过程中编队内部、编队与指挥机 关之间的电文来往和通话记录的收集。各级领 导机 关对海战的总结,更是我收集的重点。对于这些采访活动,我断断续续进行了七年之久,直到2000年才告一段落。

  我对收集到的这些资料进行了系统研究,终于搞清楚了其中几个关键性的问题。

  引发南沙海战的起因是越南当 局对我 国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的粗 暴 “干预”。1987年2月,联合国在法 国巴黎召开了第十四届海洋委 员会年会。会上决定在全球海平面建立统 一编号的海洋观测站,并要求中国在南沙群岛建设一个海洋观测站,编号为74号。

  我 国决定把74号海洋观测站建在水暑礁。越南当 局为了破 坏我 国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设,三番五次派舰艇前来阻挠,并企图强占永暑礁及其周围岛礁。据此,我 国海军舰艇编队前去保护。从此,两国海军舰艇编队的斗 争日益激化。对于南沙海战的这个直颜因,在以往的报道中虽有提及,但只是轻描谈写一笔带过,据说是为了不去刺 激越南,避免两国关系更加恶化。
爆发南沙海战的导火索是越南海军编队捡响的。这天,越南海军编队先是企图占领我正在建设中的永暑礁74号海洋观测站,未成,又掉队强占附近的赤瓜礁,以造 成对永暑礁的监控,进而伺机占领永暑礁。我赤瓜礁守卫官兵上前讲话劝阻。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我海军开炮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越南军舰中弹

  越军不仅不听,反而开 枪打伤了我502舰实习副枪炮长杨 志亮。我方的既定原则是不开第一枪,但是,来犯者若开了第一枪,我方必定还击!我编队指挥员陈伟文接到杨 志亮被击伤的报告,马上调兵遣将对越方编队进行猛烈还击。南沙海战迅速展开。有关越南海军编队先开第一枪的这个非常重要的情节,在报道中也提及了。但是, 据说也是为了不刺 激越南,而没有具体细说,予以强调。

  关于南沙海战战果,我官方公布的是“击沉越方舰船1艘,重伤2艘”。实际战果比公布的要大。越南海军共出动了3艘舰船,被我海军编队击沉2艘,重伤1艘 (后也沉没),基本上是个歼灭战。另外,我编队还击毙越南海军300多人,俘虏9人。而我方编队舰艇完好无损,仅伤杨 志亮1人。还有一项更加重大战果谁也没有提及,那就是通过南沙海战,我方控 制了南沙群岛中的9个岛礁。我方所以少报战果,原因据说还是为了“尽量不要刺 激越南”。

  实际上,这种所谓“不刺 激”,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己。世人都知道,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和领海,这是已经写在了国际公约和条约上的。就说越南政 府吧,也一再声 明“南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并划入中国的版图;1988年2月,联合国举行第十四届海洋委 员会会 议上,决定由中国在南沙群岛水暑礁上建立 74号海洋观测站,越南政 府代表也是投了赞成票的。可是,他们为了某种需要,来了一个180度的大拐弯,变友为敌,不断侵犯我南沙群岛。

 在这次海战前,就已经占领了其中的20个岛 礁。所以对于侵略者,刺 激也罢,不刺 激也罢,其侵略野心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要想迫使侵略者放弃侵略野心,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真 相告诉军民,让军民提高警惕,随时做好反侵略准备。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中国海军开火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越南军舰慢慢下沉

  关于我方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在南沙海战中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迟到半个月的中 央军委嘉奖令这样评价说,海军参战部 队“坚持自卫的原则,反应快速,作战英勇,指挥得当”。海军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说得更具体了:“你(指陈伟文)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你打得不错;如果 这次不是你带队,这个仗肯定打不起来。”如果这一仗真的打不起来将意味着什么呢?将意味着中国不能完成联合国交给的建立74号海洋观测站的任务,将意味着 南沙群岛中的9个岛礁要落入越南当 局之手,将意味着己被越南等国侵略者撕得支 离 破 碎的我 国南沙群岛更加难以收复……

  可是,立了如此大功的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却受到了出奇的不公正。胜利归来,迎接陈伟文的不是鲜花而是受审。编队二靠码头,各级机 关派出的几十名干 部就把陈伟文叫到一个会 议室,要陈伟文“汇报”海战经过,并背着陈伟文找参战官兵轮番谈话,到参战各舰查阅航行日记,到基 地机要处调阅电文。他们的行动,明白无误地在告诉人们:某些决策者怀疑陈伟文指挥这次海战的正确性。

  这些决策者还有“潜台词”没有说出口:如果打错了,就 要通过外交途径向人家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这些决策者的愿望无可指责,但是他们的做法却令人心寒。就在审 查陈伟文的时候,外国媒体如美国、法 国和日本,对这次海战却争相报道;明确指出这次海战是由越南挑 起的,高度评价了陈伟文的指挥才能;而国内媒体在“统 一口径”下,没有一点声息。上级机 关几十个人审 查了十几天,没有发现陈伟文指挥上的任何错误,这才报告上级,最终由中Yang军委主席邓于1988年4月1日签署并颁发了那个迟了半个月的嘉奖令。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越南海军做最后的还击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中国参加海战的军舰

  至此,人们都说,陈伟文一定受到了褒奖。不错。陈伟文听到了许多赞扬声,还受到提前授予海军少将的奖励。但是不久,担任基 地参谋长才一年的陈伟文,出人意料的被一纸调令,平调到了广州海军舰艇学院担任副院长,直至1995年7月退休。这又引起了当时许多人的新的猜疑……

  许多人所以产生一次次猜疑,当然是由于我们某些决策者习惯于暗中操纵的结果:但是也与我们某些记者畏首畏尾,不敢向广大读者报道全部真想有关。鉴于这种状 况,我决定把南沙海战的全部过程写出来,让广大读者鉴别。至于能否如愿,这要看今后情况发展而定。

  我是运用报告文学的形式撰写的。全文以中方海军编队的指挥员陈伟文为中心而展开,总题目为《大海将星——南沙海战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纪事》。在总题目下,我 又根据内容分成十个小标题:一、争议由越南“干预”74号建站而激化;二、竭力自荐担任编队指挥员;三、不信侵略者的承诺;四、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五、南 薰礁上的卫士;六、赤瓜礁上炮声隆;七、凯旋归来受审 查;八、外国新闻媒体报道忙;九、迟到的嘉奖令;十、“将军之星”不会落。

三万多字的中篇报告文学《大海将星》是在2003年4月定稿的。定稿后,先后送往多家报刊杂 志和出版社。我提出的要求是:刊用自愿,不得磨合。也就是说,用与不用,报刊杂 志和出版社可以自主决定,作者不得强求;报刊杂 志和出版社也不得为了迎合某些决策者的需要而不顾事实,要把“棱角”磨光磨平。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中国参加海战的军舰



1988年中越海战视频截图,图为中国参加海战的军舰

  所有报刊杂 志和出版社接到稿件后,都认真阅读,有的还作了集体研究。到目前为止,他们回答几乎是大同小异:文章还了历 史真面目,真 实、可信、感人,说出了许多记者不敢说的话;但目前不能刊用,原因是众所周知。他们还说,这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时机成熟肯定发表,一定会受到广大 读者欢迎。

  这种结果不出我之所料。这是我 国政 治文明的现状所决定的。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为后人保存了一份真 实的有价值的史料。

  但愿“时机”快些“成熟”,让广大读者全面了解南沙海战的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