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玄幻小说:索罗斯唱空能否应验:中国经济真会硬着陆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16 23:22:15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又开始唱空了,这次目标对准了中国。

6月14日,中国公布5月CPI同比上涨5.5%,创34个月来新高。当日,索罗斯接受采访时称,中国已经错失了抑制通货膨胀的机会,中国经济目前可能存在硬着陆的风险。

索罗斯不过是捅破了近期国际投资者普遍的一种担忧——对中国政府治理通胀的能力存在怀疑。索罗斯认为,中国治理经济的药方正逐渐丧失效果,且工资上涨推动的通胀正在显现。

“中国经济存在些许泡沫,有迹象显示正在走向失控。”索罗斯表示。

而早在半个月前,法国兴业银行在一份报告中也表达了对中国通胀的担忧。报告将中国通胀波及全球的过程形容为三大“多米诺骨牌”似的连锁效应。

短短一年时间,在法兴银行全球策略分析师阿尔贝特·爱德华兹和迪伦·格赖斯眼里,中国一下子从全球经济复苏的唯一希望,沦为世界经济的最大危险。

问题剑指,中国经济是否存在泡沫,能够安然实现软着陆么?

事实上,有关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的担忧,不仅是投资者间弥漫的情绪,亦正影响到当局的决策和判断——有关货币政策超调论甚嚣尘上,而面对高企的通胀率,中国央行迟迟未能落下加息靴子。

6月14日,央行再祭数量工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银行间市场应声咆哮。

15日,Shibor全线飙升,隔夜同业回购、7天和14天同业回购利率分别大涨50.36BP、202.33BP和198.16BP。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一位学者告诉记者,唱空中国经济或经济硬着陆担忧的背后,恰是针对一系列判断的担忧与争议,诸如货币政策是否有效,房地产市场是否会泡沫破灭,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到底有多大等。

货币政策失效了么?

“通胀像脱缰的野马,而北京通过减少食品在CPI中的权重,试图操纵数字。”

这是法兴银行经济学家爱德华兹看空中国经济的主因,而他认为通胀失控的背后,恰是失效的货币政策,即中国式的量化宽松——货币供应量增加的一半归因于固定汇率政策,“为保持对美元的汇率稳定,必须用人民币买美元,为此大量印钞。”

对于中国货币政策效力的担忧,成为外资投行相当流行的一个观点。

6月13日,花旗集团新兴市场经济首席经济学家David Lubin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新兴市场通胀的担心,一个主因是这些国家央行信用存在问题,货币政策往往存在双重目标——既抑制通胀还考虑汇率,即试图反通胀的同时避免本币走强过多。

“这样一个双重目标,使我们对新兴市场央行反通胀能力产生了怀疑。”David表示。

在保增长和防通胀双重目标之下,中国的货币当局采取了宏观审慎的政策,货币收紧主要依靠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来实现,2010年10月以来,已连续近10次上调准备金率。

不过,随着影子银行体系的膨胀,央行上述政策的有效性正受到挑战。5月16日,美银美林报告称,银根收紧下,银行表外业务巨量急速的增长,破坏了中国商业银行看起来强壮的资本和拨备。

另一方面,不断上调的银根也让民间拆借利率大幅飙升。3月以来,珠三角地区民间拆借折年利率高达100%已不鲜见。一位私募股权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目前河南地区过桥资金的民间拆借月息已达10%(即年利率120%)。

一边是面对高企的通胀,利率手段迟迟未出;一边是不断上调的准备金率,导致企业和银行间流动性紧张。如此背景下,对过度紧缩和硬着陆的担忧正在增长。不过,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即便在没有信贷调控的环境下,中小企业同样面临融资难的困境。他认为,现在开始放松政策为时过早。

唱空背后

让法兴银行分析师迪伦坚持唱空中国的另一原因,是6月初媒体有关中国或将创设新机构处置地方政府高达2万亿-3万亿高风险债务的消息。

迪伦认为,这也许是中国经济问题至今未得到广泛关注的原因之一:政府花一大笔钱来解决一个经济问题,然后问题解决了,一切继续运转。

不过,在社科院副院长李扬看来,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不会存在特别大问题,“一是,经济增长率保持不下滑的话,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就不会恶化;第二,即使情况不好,从国家层面也能掏出‘真金白银’,无需太悲观。”

与地方债务同样令人担忧的,还有房地产调控所面临的风险。

6月15日,标准普尔将中国房地产业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降至负面,原因是信贷收紧及严厉的调控政策,都加剧了房市的低迷。

有人担心房价或将大幅向下调整。在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看来,此种想法的假设是政府面对房地产领域的下行趋势采取放任的态度。“过去十多个月,政府为控制房价采取了大量措施,一旦出现大风险,政府只松动大量紧缩政策中的几个,就可以化解。”他分析。

而针对“房地产投资的大幅下降会导致经济衰退”的担忧,他也认为是站不住脚的,“毕竟今年保障性住房的建设投资会上升100%。这可以抵消相当一部分地产商投资的下降。”

事实上,国际投资者的每一次唱空中国的背后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与唱空相配合的往往是大肆的“买空”或“卖空”。索罗斯常常唱空中国同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早在2010年11月,索罗斯便在香港设立对冲基金,进驻的主要原因是看好人民币升值前景,他曾在多个场合对人民币升值较慢表示“不满”。

而人民币的升值预期正日渐增强,继4月外汇占款增加近3000亿人民币后,5月有望进一步增加。在高通胀和本币被低估背景下,国际资本纷纷涌入国内换取资产升值与套汇的双重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