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满语歌曲:追逐永生的狂奔记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16 11:21:01
追逐永生的狂奔记录 2007-02-24 10:57:54   来源:南方都市报  
  

  邹崝华

  媒体编辑,广州

  

  人类绵延不绝,个体生命却如花开花落。无论我们多么抗拒,皱纹终有一天会爬满脸庞;无论我们多么眷恋,肉体终有一天会归于尘土。没有谁能逃脱生死大限,却未必人人都能参透生死,带着大彻大悟的决绝,归复生命的大化。

  生存还是死亡?我们或许有足够的聪明提出问题,却未必肯将睿智用于获取答案。我等凡夫俗子,何必庸人自扰去纠缠这恼人的生命问题。让哲人去思考吧,我们不想枯萎凋谢,我们想一直灿烂盛开。还有什么比逃脱死亡更基本、更原始的欲望吗?我们要长生,我们还要永远年轻。人类固执地拒绝死亡,梦想青春永驻,千万年来一直在真实与想象的世界里,追逐长生,一路狂奔。

  《长生不老——长寿文化史》便是一部人类追逐永生的狂奔记录。它从文化史的角度考察各个历史时期和各种文化中的人类长寿纪录、千奇百怪的延寿方法与围绕长寿的科学进展等等。

  乍看书名“长寿文化史”,以为是部板着面孔的学术著作,有些敬而远之,但“长生不老”几个字却撩拨着本能的欲望诱惑你打开书页。随手翻翻,我便喜欢上了。这本书其实挺形而下的,不故作深沉将长寿拽入哲学命题,也不摆出权威姿态好作长寿导师,而是将神话、宗教、民间传说、科学与文学艺术等方方面面的资料信手拈来,铺陈一个个趣味横生的长寿故事,再现人类对长寿的追求与探索。

  当上帝收回永生的承诺,将亚当夏娃逐出伊甸园,人类就被驱进了万劫不复的死神王国,人类也从此开始了对长寿锲而不舍的追逐。

  在想象的世界里,高寿的人类先祖充斥神话与传说,返老还童的青春泉、长生不老的极乐园,笼罩着神圣的光环,黄金时代、外星人,魔幻般存活在文学作品里。悲观主义者陶醉于幻想的长寿中,乐观主义者则积极行动起来,我等凡人中的几个无畏莽撞的家伙总能远航到世界尽头,寻找长生不老术。据说苏美尔英雄吉加美士曾去海外寻仙,最终却是空手而返。这让我想起自家的始皇赢政也是做了皇帝想成仙,兴师动众去寻找长生不老药,结果魂归寻仙途中。

  在现实生活中,巫术和科学一起加入了长寿这项伟大的事业,一切能够用来延长寿命和改善生命的手段与方法无所不用其极:占星术、炼丹术,节食、禁欲、素食、性交,地理环境、气候、水,血浴、输血、催泻、擦油,朱砂、点金石,猴子睾丸、血清、葆春维他、青春素、保加利亚酸奶,微生物、荷尔蒙、冷冻、器官移植、克隆……长寿之术浩若烟海,长寿之路密如蛛网。

  翻开人类的历史,里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追逐长生。人类追逐长寿乃受本能欲望所驱使,然而长生不老史却登不得正史之圣堂。我很欣赏作者的修史态度,他并没有因为长寿史的边缘化而将萝卜青菜混煮一锅,或者企图挤进正史而将萝卜浇上鲍鱼汁当大菜,而是老老实实地将长寿原料按历史时期拼成一盘盘长寿小碟。

  这样的小碟,以野史作主菜,穿插信史作料,有传说,甚至不乏荒诞成分,但品来十分有趣,又不觉得八卦。这样的小碟,口味多样,读者诸君不妨各取所需。你可以开眼界,纵览人类的长寿历程;你可以猎奇,旁观长寿之父罗杰·培根用迷迭香妙手回春;你可以逗乐子,偷笑伯戈莫勒滋企图用血清返老还童,自己却死在创造力迸发的壮年;最妙的是,你可以淘金,践行长寿导师科纳罗倡导的节食与素食主义……

  穿越数千年的时光,人类来到了21世纪。今天,人们不再谈死色变,对长寿的追求不再羞羞答答,长寿也不再为特权人物所专美,人们更加关注个体健康与生命质量,昂首服用保健品,挺胸走进美容院。我们要长寿,但不要老态龙钟。永葆青春,已经成为新的健康宗教。最令人温润的是,随着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的发展,长生不老术也随之升级为现代版,微生物、荷尔蒙、器官移植、克隆……现代医学与保健比上帝与魔鬼更能耐,把青春永驻、延年益寿调配得更符合古代秘诀。此时读《长生不老》,古人那些稀奇古怪的延寿方法,愈加显得妩媚动人。

  

  图:

  延伸阅读

  《长生不老——长寿文化史》,(英)卢卡斯·博亚著,徐有镕、陈焱译,花城出版社2007年版,16.00元。

  《感觉的自然史》,(美)黛安娜·阿克曼著,路旦俊译,花城出版社2007年1月版,22.00元。此书与《长生不老——长寿文化史》同属“三尺书架”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