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听的游戏纯音乐:生命的境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23 05:50:41

生命的境作者:沉静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辛弃疾简洁生动地概括了不同年龄段的不同心境。

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宋代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通过在歌楼上、客舟中、僧庐下三处听雨的对比,表现了少年、壮年、晚年三个人生阶段的不同境遇、不同况味的不同感受。从“不识愁滋味”的青春恣意欢畅,到壮年的颠沛流离,风雨飘摇中的坎坷和悲凉,最后是孤寂凄冷、两鬓斑白的晚年,饱经忧患,尝尽了悲欢离合的滋味,却心如止水,波澜不起,彻夜听雨 ,有着“欲说还休”的无奈,看透世事的淡然和无所谓。

人生的各个阶段都有一个阶段性的心情,只有当我们年老时,才发现,有很多的情怀已逝,很多的心情不再,一切皆空,万念俱灰。再回首,哪些是早该放弃的虚耗,哪些是真正值得把握的呢?从头再来,早已来不及了,物是人非事事休。

前几日,看到林散之在《笔谈书法》中说:“少年爱工丽圆转的字,青年爱剑拔弩张的字,中年爱富于内涵的字,老年爱平淡天真的字。” 不禁会心而笑。

人很难跨阶段超越,都要有个必经的过程,随着岁月的消磨,执著心的递减,绕一圈才能返朴归真。为何老人和孩子最亲近?是因为生命最初的纯洁与最后的删繁就简,最接近本真。

人世险恶,贪欲、诱惑、虚荣纷至遝来,但不是每个人都要走那么多弯路才明白,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讲,古今那些成就大事业、大学问的人,没有哪一个不是经历过三种境界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是第一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第二种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第三种境界。

借用爱情佳句,比喻治学三境。第一境界是瞰察路径,明确方向,“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是吃苦付出,废寝忘食,历经艰辛,即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人憔悴”也心甘情愿。最后才能达到厚积薄发、融会贯通的第三境界,“蓦然回首”,豁然开朗。

生命有限,把精力投错了地方,是浪费啊!曹雪芹才华盖世,但他宁可卖画维生,也不愿到皇宫当御用文人。在困苦潦倒中,他潜心创作了千古名著《红楼梦》。

钢琴怪杰古尔德摒弃时尚浮华,隐居乡间。这位终身不娶的音乐清教徒,只向上帝和自己的内心负责。他慧眼透视到音乐内部组织奥秘和结构关系,这种不惑的理智精神,使他对巴哈音乐的诠释达到无与伦比的高洁和纯净,使著名的《戈尔德堡变奏曲》染上一层超然物外和深刻宁静的气质。他说:“完美,不仅指技术层面,而且也包括精神层面。”

人匆匆来世间走一趟,不是为了巧取豪夺、享乐坠落,而是通过人生历练,提升生命境界──返本归真。能超越一般规律的是宗教圣徒、修炼之人,大彻大悟,迳直踏上了返还天国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