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变心爱上别人了:甘当红学敲门砖 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1/23 03:13:37
王彦林

曹雪芹先生能在《红楼梦》首回中,开门见山的写到“甄士隐”(真事隐)又重申“故将真事隐去”他又公开声明“该书虽取材于汉唐野史,为了达到 新奇别致 ,不踏历来野史的覆辙,不过只取其情理(事情的经过),该书虽写的满纸才子,淑女。却不用历来小说的旧套,以使读者 换新眼目”,该书首回中又写到“至若悲欢离合,兴衰际遇则追踪躡迹,不敢稍加穿开,徒为供认之目反失其真传者”表明该书是个大谜团,他不能点破,如果该书直白反而平淡无味,失去文学风采,只让读者费心猜测,自寻乐趣。甄即真,贾即假,对此已得到公认,该书第一回太虚幻境的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表面看平淡无味,其实含有“假无”“真有”,并重复二次,这就暗示“贾府”的一切包括十二钗在内都是假的,难怪脂砚斋评该书写法是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即明里一套暗里又是一套,该书中写有贾天祥因正照风月鉴而丧生,脂砚斋也反复的强调:看该书只可看背面,千万不可看正面,否则便落得贾天祥的可悲下场,由此可见;这是读《红楼梦》的基本原则也是普通常识。如果看不到这点,所谓的红学研究,只能是隔靴抓痒白下苦。可以说《红楼梦》是一本怪书。

惜200多年来,许多读者只在该书表面(正面)大做文章,一味该书是写曹家的家史,或十二钗的婚姻悲剧,各持己见,你攻我伐,争论不休,并对索隐派群起而攻之,攻击的恶语说到尽头,还要判处它死刑,考证派却没有看到自己本身,已将红学研究导入歧途陷入泥潭难以自拔,该派根本不知红楼真谛,还要独霸红坛,可笑。红坛老总冯其庸先生迫不得已提出要撇开文本研究红学,可悲。索隐派虽现处劣势,但它正在茁壮成长,定能星火燎原跃居龙位,统帅红学领域,让红学一笑了之,结束红学研究的使命。

那么,作者在该书 一再声明,脂砚斋又一再强调,为什么许多读者硬要踏入误区,走上歧途,从《红楼梦》中可以看到作者曹雪芹先生不仅是位文学高才也是位文学奇才,他为写该书花费十年时间,而且绞尽脑汁苦费心机,将其故事情节描写得如漆似胶,妙趣横生,将众多人物描写的彬彬如,活灵活现,该书中,诗、词、曲、赋、歌谣酒令,灯谜、无奇不有,真乃“文备众体”用字用词尽善尽美恰到好处,能让读者一看就津津有味,爱不释手,如痴如醉。能让读者中了美人计却无察觉,作者特用贾天祥作为警钟,还是唤不醒沉睡在美梦中的读者,可见该书魄力之深。原来曹雪芹先生为作此书用迷砖,谜瓦,谜中谜,修成一座富丽堂煌,五彩缤纷的巨型迷宫,走了进去便使你眼花缭乱,迷失方向,神魂颠倒好像到了天堂,它不仅是文学精品,也是文坛一绝,不愧被荣尊红学,也是曹雪芹先生成功之处。

《红楼梦》的主题是什么?众说纷纭,难以定案,我发现该书中的五言绝,是首回纹藏头诗,其读法是:言唐实指满(清),味中其解谁,谁都同满。言内知味,切角读:言唐内,同指满,都解谁,味中知。言唐指满(指唐骂清)是否可以做《红楼梦》的主题思想,请大家评说。但我发现该书回目中杨贵妃能两次出现,其男性玉字辈的名字中含有“真珠连玉环”(指杨贵妃杨玉环)之意。十二钗的姓名中含有:原应李秦王(唐太宗李世民)史。巧妙叹惜玉环。在该书中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典故四十余起,该书中的贾、史、王、薛四大家,并没有一家和唐明皇、杨贵妃有关,也不可能用他俩为十二钗做点缀,文学大师曹雪芹先生绝不能如此妄为。

原来作者用白居易的《长恨歌》作素材,唐明皇夺儿媳作为己妾,并封为“贵妃”,有失人伦,经过安史之乱,使盛唐走向衰败。而大清摄政王多尔衮占嫂霸侄媳,有失孔孟之道,预料康乾盛世也难以长久,。通过该书对开元康乾两个封建盛世作了深刻的揭露和彻底的批判,真实难能可贵,能叫贾宝玉跟鲁智深上梁山造反,可见曹雪芹先生不仅是一位卓越的文学家,也是位反封建的革命者,这些就是该书的背面。

以上妥否情红学家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