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用延时喷剂哪种好:犹大是什么意思_宗教民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20/01/20 18:14:14

加略人犹大,又译犹达斯。他本来是耶稣十二门徒之一,但由于耶稣的言论不断开罪了耶路撒冷的祭师和祭师长,他们收买了犹大,并以三十个银币的价钱要求犹大讲出耶稣的所在地。

当耶稣被定罪了以后,他后悔了,于是找祭师长,要求他们收回银币并放过耶稣,但不获接纳。结果他自杀而死。
上帝把他的两个儿子耶稣和锋大唤至后花园的喷泉旁,郁闷地对
他们说:“我犯了一个错误,不该创造人类,我现在准备改正这个错误
,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耶稣低着头,半天说:“不妥。”
上帝说:“你也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
耶稣说:“知道。”
“那还有何不妥?”上帝问。
“舆论问题。”耶稣说,“您亲手创造的,您亲手毁灭,显得您也
不是一贯正确,撒旦又要讲您的闲话了。”
“可是我很生气,我太生气了,很多天了,我无法熄灭心中的怒火
。”喀吧,上帝撅断了一枝开得正艳的桃花,长叹一声。
“可以问是什么使您这么生气吗?”耶稣说,“撒谎”贪婪?淫乱
“——这不都是人性吗?——不这样他们才奇怪呢。”
“我何尝会同他们计较这些。”上帝叹道,“说来难为情,我也年
纪大了,有些事情变得在乎了,他们,有些人,学我……”
上帝红着脸笑起来,耶稣和犹大也轻轻笑起来。
“学得还挺像,”上帝说着皱起眉,“讨嫌!”
“能不能择而杀之?”耶稣说。
“杀不尽。上帝望着人间,眼中一片茫然,”这是瘟疫,撒旦制造
的,他搞不了我,就把我平庸化,他这手很高明,管,慈悲这个旗帜就
打不得;不管,人就蹬鼻子上脸跟我论哥们儿了,怎么做都是撒旦的套
儿。——给我一个理由,饶了他们,你估计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能听吗?

上帝热切地望着那耶稣,似乎答案就印在他那瘦长的脸上。
“难。咱们了解他们,当他们认为自己正确时,就像炖老了的母鸡
,油盐不进了。”
耶稣嘬着牙花子想了片刻,眼中露出坚定的神态:“给我一千年的
时间,做他们的工作,如果到那时他们还不醒悟,您再动手。那时地狱
的油锅也烧得热了,咱们挨个、细细审他们,不放过一个坏人,也决不
冤枉一个好人。——加百列!”
耶稣叫站在远处作看风景支着耳朵偷听的天使长:“速去安排我下
凡之事。”
耶稣跟着加百列匆匆而去,路上还能听到他们商议的只言片语:“
中国就算了,找一个人少的地方……”
上帝回过头来注视犹大:“你一句话也没说,你总是沉默,你和你
哥真不是一个性格。”
“您真认为我哥这是个办法吗?”犹大垂着眼睛小声道。
“不是办法的办法,明知不可为而为,这就是你哥那一盆火似的性
格,也算咱们一家对人仁至义尽了。”
“他们会杀死他的。”
“这正是我要的,你以为杀人很容易吗?我要他们先动手。”
“父亲,怎样才能使您的怒火平息啊?”犹大眼里含着泪水。
“孩子,你总是心太软,要是人类中有一个像你这样谦卑的,我也
下不了手。”上帝摇头,“他们太骄傲了,不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永远
不会知道他们不是神,更不是这宇宙的主宰。”
“如果我能证明,与人自证:我们是人,有罪的,在神面前永远抬
不起头的人,您能视为整个人类的自省放过他们吗?就让我哥代表您,
而我,代表人,他获得永世的尊荣,我获得永世的沉沦,这样的撒旦的
计谋就破产了,人也有了永远的污点。”
犹大的眼睛像酒精一样清澈,夕阳从反面照过来,映着他那头弹簧
般卷曲的金发上,好像他的头颅在燃烧。
上帝捂住眼睛,仿佛被火焰的明亮灼疼,“你会恨我吗?”他说。

犹大在父亲面前跪下,双手扶地,吻着父亲的脚下的尘土:“是您
给了我奉献的机会,我把这视为无上光荣。”
“永别了,父亲”犹大在暮色四合中离去。
上帝向儿子离去的方向伸着一只手,悲苦地叫着:“我的孩子,我
的心也随你一起去了。”
俄顷,上帝的手垂下。





第二个版本






公元2世纪,在小亚细亚或亚历山大地区,当巴西里德斯宣布宇宙是一些畸形天使的胆
大妄为或居心叵测的即兴之作的时候,尼尔斯.卢内贝格已经以他那特有的智慧领导了诺斯
替教派的一个秘密组织。但丁也许会将他葬身于火的坟墓。他的名字可能会出现在处于萨图
尼洛和卡波克拉特斯之间的小异教创始人的名单中。他那充斥着污言秽语的说教中的片言只
语可能将永存于经外的《回答追随者之书》之中,也许当某修道院的图书馆的一场大火吞噬
掉最后一本《语段》时此书已经不复存在了。然而,上帝又把20世纪和卢德大学城赐予了
他。1904年《耶稣和犹大》第一版在那里问世,1909年他的代表作《脆弱的意志》也在那
里出版(对于后者,1912年埃米尔·舍林出了德文版,书名为《神秘的救世主》)。
在评论这几本书之前,有必要再次指出,尼尔斯·卢内贝格这位全国福音教联合会的成
员是个虔诚的教徒,在巴黎、甚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文学沙龙中任何一位普通文人都能很
好地说出卢内贝格的论文。在某一次文学聚会上提出这些论文无异于一种闲聊或发泄一下心
中的不满。对于卢内贝格来就,这些论文是用来破译神学的一个难解之谜的关键,也是进行
思考和分析,进行有关历史和语言的辩论的材料,他因此而感到自豪、欢乐,有时也感到恐
怖。这些论文既使他获得了成就,却又耗尽了他的精力。凡是翻阅了卢内贝格这本书的人都
会认为书中只能看到他的结论。看不到他的论证和论据。有的人可能还会注意到他的结论毫
无疑义地先于他的“论据”。谁会去寻找连自己都不相信或与自己无关的证据?
第一版《基督和犹大》的这个书名简洁明了,但这个书名的含义在数年后被尼尔斯·卢
内贝格本人大大地扩充了:传统上认为是犹大.伊斯卡略特干的所有的事(不只是一件事)
都是虚假的(参见德·昆西1857年出版的书)。德.昆西在一个德国人之后推断出犹大出卖
耶稣是要逼耶稣宣布他自己是神,并点燃起反对罗马统治的起义烈火。卢内贝格建议重新恢
复形而上学的理论,他一开始便巧妙地指出了犹大的举动是多余的,他(像罗伯特松一样)
认为,要认出每天都在犹太教堂里说教、并在数以千计的集会中创造奇迹的宗教大师并不需
要让一位使徒去背叛他,然而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圣经》中出现这样的错误已是不
可容忍,将这一偶然事件作为大事情编进世界历史就更不能容忍了。然而,犹大的背叛并不
是偶然的,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事件,它在耶稣舍身救世的过程中占有颇为神秘的位置。卢内
贝格还继续认为:当圣子成为肉身时,他由天庭来到人间,从永恒来到历史,从具有永无止
境的幸福的神变成体验人间沧桑、生老病死痛苦的凡人。为使圣子作出这样的牺牲,必须有
一个人代表所有的人去做出相应的牺牲。犹大.伊斯卡略特就是这个人,犹大是使徒中唯一
领悟到神的秘示和耶稣的可怕的旨意的人。圣子成为凡人,他的弟子犹大成为告密者(这是
最无耻的罪行了),并受到永不熄灭之火的“款待”。下属是上司的一面镜子,凡间的情景和
天堂相符,皮肤上的色斑常常被看作一幅星云图,犹大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耶稣的反映,那三
十枚钱币和那个吻便由此而来,这样也就产生了自愿去死并遭到唾弃的事情。尼尔斯·卢内
贝格就这样解开了犹大的谜。
所有教派的神学家都反驳他的看法。拉尔斯·佩特尔·恩斯特朗指责他不懂得或者是不
愿懂得神人合一的道理。阿塞尔.博雷琉斯说他革新了那种由信徒提出的否认耶稣具有人性
的基督幻影说的异教理论。卢德那位尖刻的主教则指责他的看法有悖路德福音第22章第3
节的教诲。
这种种责难使卢内贝格部分地改写了那本屡遭非议的书,并修正了他的理论。他与对方
争论时避开了神学领域的问题,阐述了伦理道德方面的原理。他认为,耶稣拥有万能的主能
够赐予的一切本领,不需要通过一个凡人去拯救所有的人。他不同意那些认为我们对那位不
可理解的叛徒一无所知的人的意见。他说,我们知道他是使徒中的一个,他是被选出来宣布
天国的存在、给病人治并给麻风病患者洗伤口、使死者死而复生、降魔驱邪的那些人中的一
个(参见马太福音第10章第7-8节,路加福音第9章第1节)。对一位被救世主如此看重
的男子,我们理应从最好的方面去理解他的行为,将他的罪行归咎于贪婪(正如有些人援引
约翰福音第12章第6节所做的那样)就是承认他是出自可耻的动机。尼尔斯·卢内贝格提
出了犹大的与上面说的相反的动机,即出自夸大了的甚至是无限的禁欲主义。禁欲主义者为
了至高无上的光荣的上帝宁愿诅咒自已,折磨自身的肉体,而犹大则从精神上这样做了。他
和其他的使徒一样放弃了荣誉、幸福、宁静和天国,却没有他们那样的勇气放弃快乐。他以
可怕的先知先觉事先筹划了他的罪过。大凡通奸的人往往都是些柔情脉脉忘乎所以的人,而
犯杀人罪的人则需要胆量,诅咒、亵渎神明则要借助撒旦的怒火。然而犹大选择了不需上述
任何一种品德参与的罪过:他利用耶稣对他的信任(参见约翰福音第l2章第6节)进行告
密。他知道自己不配当好人便卑躬屈膝地这样做了。巴勃罗写道: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见
哥林多前书第1章第31节)。犹大自愿进入地狱。因为只要上帝幸福她便感到满足。他想,
幸福和仁慈一样是神的属性,人们是不应该篡夺的。
在这件事之后,许多人发现在卢内贝格最初的那些颇有道理的论述中已包含了他那古怪
的结论。人们还发现《脆弱的意志》一书是对《基督和犹大》的肆意歪曲或亵渎。1907年
底,卢内贝格便写完并按阅了他的手稿。;写好后几乎过了两年都还未送交出版社付印,到
了1909年10月这本书才出版,由丹麦希伯莱语学者埃利克·埃尔霍特写的序,并取了个大
逆不道的书名:他在世界上,世界由他创造,但世界却不认识他(参见约翰福音第1章第10
节)。该书的主要内容并不复杂,尽管结论是很吓人的。尼尔斯·卢内贝格认为,上帝下凡,
其目的是为了拯救全人类,应该认为他作出这种牺牲是无可指责的,并不会因某些细小的疏
忽而被否定或有所减色。将他所遭受的苦难只局限于那天下午在十字架上的弥留乃是对他的
亵渎。既说他是凡人又说他不可能有罪过,这是自相矛盾的。既然是人便不可能完美无缺。
肯佩斯承认救世主也会感到疲劳、寒冷、困惑、饥饿和干渴,除此之外还必须承认他还会有
罪过,还会迷惘堕落。地在干涸的土地上生根发芽。他一无佳形二无美容;他遭到蔑视,被
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参见以赛亚书第53章第2-3节)这段优美的文字,对于
许多人来说,是对他在死的时候会钉上十字架的预言。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例如对汉斯.
拉森·马尔图森),这段话是对一般平民认为基督长得很漂亮的这种说法的批驳。对卢内贝
格来说,这种及时的预言并非只是暂时性的,它也是对已是肉身圣子之整个不祥未来的一种
永久性的预言。上帝不但完全地变成了凡人,而且变得卑鄙无耻。遭人责难,陷入深渊。为
了拯救我们,他能随便变成构成我们复杂历史的众多历史人物之中任何一人,他能成为亚历
山大,或成为毕达哥拉斯,或鲁利克,也能成为耶稣,但他选择了最坏的命运:那就是犹大
的命运。

"犹大"是古希伯来语,是感谢,赞美上帝的意思.
后因犹大卖主(耶酥基督),被世人唾骂,就没人再叫这个名字了,现在在西方国家管叛徒就叫"犹大"
"犹大"还有一种是在所罗门以后以色列国分裂成两个国家;南国以色列,北国犹大.  我最近看到电视里说犹大是罪恶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