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下场交任务: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20/04/07 22:22:01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原文地址]


程四喜是鄱阳县财政局党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建设股。2月11日中午,经济建设股股长李华波打电话给程四喜,称他已经逃到了加拿大,并告诉程四喜这几年他贪污了很多公款。程四喜接到这个电话后,顿觉眼前发黑,接下来他听不清更多的内容。(2月19日大江网)

据悉,此次通话的时间不到2分钟,通完话,程四喜便意识到从此时开始,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官员都将终结政治生涯。果不其然,在2月18日深夜,鄱阳县委紧急召开常委会,决定建议按照程序免去负有领导责任的县财政局长欧阳长青职务,同时决定免去分管领导程四喜的县财政局党组副书记职务。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之所以此事引起了鄱阳县委的重视,竟然又是因为此事在互联网上引发了网民热议。倘若不是因为这,此事不知道会不会不了了之。据悉,李华波伙同他人侵吞了9400万元财政资金,这显然不是一个小数字,李华波的事情败露,牵涉其他官员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对李华波案负有直接责任的官员被免职,这应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但是,从李华波2月12日打电话给程四喜到18日程四喜被免职,这中间经历了6天多时间。这个反应速度可以说是难以让人称快的,而关于李华波贪污公款的帖子在2月16日就出现了,两天之后鄱阳县委才有行动,这也称不上快速反应。

鄱阳县委可能早就知道李华波携款外逃的情况,只是,在事情没有进入公众视野的情况下,他们和李华波所在的单位领导大概都不希望将此事给捅出去,因为涉案金额太大,搞不好从上到下都会人仰马翻。此事如此严重,被问责的不能仅仅限于李华波所在的县财政局,该县的纪检部门甚至是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这些年,各地的经济都在迅猛发展,贪官污吏也是数不胜数,不过,最终被挖出来的贪官污吏比例仍然和民众的期望有很大距离。早在很多年前,贪官污吏外逃的现象就很严重,就连前云南省省委书记高严也在贪污巨款后逃之夭夭,级别比较低的官员更是数不胜数,包括中国银行黑龙江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前行长高山、温州市鹿城区党委书记杨湘洪等。在2009年9月16日,中国新闻网曾报道称,截止当时,外逃的中国贪官高达4000多位,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经过了一年半时间,这些数据估计又攀升了很多。

官员外逃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经济原因,二是政治原因,或者二者兼而有之。贪污受贿的官员外逃显然是为了躲避法律的惩罚,而因为政治原因外逃的官员在这个时代并不多见,除非发生了大的社会变革。不过,一些贪官外逃还是和政治有关,因为他们的靠山不够硬或是无靠山,并且官场上的关系处理得不够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为外逃是最好的选择。

一个星期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中纪委拿下,消息一经报道,便有人感叹刘志军未能提前出逃。不能说刘志军一定没有过出逃的念头,只是,他大概对自己在官场上的权力网太有信心,因为他在之前几度出现权力危机的时候依然屹立不倒。在两年前,陕西曾出现过裸官,妻小全部移民出国,而自己还在位敛财,他显然也是准备一走了之的。

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今的中国官场上,还有不少贪官都在想着外逃。以其他贪官外逃为鉴,李华波外逃到加拿大之后,估计是非常难将其遣返回国的。李华波案再一次暴露了体制上的弊端,假如鄱阳当地的纪检部门能够提早注意到李华波的贪污劣迹,当地的群众和媒体能够有效地监督李华波,李华波携款外逃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

2011年2月19日



李华波逃跑前没有处理办公室,一张明信片孤零零的留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