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企动力工作的感受:上海地铁称每年逃票损失愈千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2/06 04:07:42
出于运营安全的考虑,在早高峰时期,地铁在个别车站启动针对性的临时限流措施,6号线博兴路站就是实施限流的车站之一。进口少,客流大,乘客抱怨不断。更有甚者便打着限流的名义,“理直气壮”地“逃票”。记者昨天从地铁部门了解到,上海地铁即将在每站增加志愿者,协助稽查队打击逃票行为。       

博兴路站限流逃票者理直气壮

博兴路站限流的时间是上午7点20分到8点30分。昨天上午8点左右,记者在博兴路站看到,源源不断的客流从地面涌入站厅。由于站厅狭小,唯一开放的闸机前挤作一团,虽然有工作人员在旁边提醒,但因为乘客上班心切,争先恐后地挤入地铁,站厅秩序显得有些混乱。

一名打扮入时的染黄发的男子走在人群中,看到不远处的地铁工作人员没有注意,猛一下腰,顺势从闸机推杆下方钻了出去。记者上前拦住,质问其为何不买票,却遭他白了一眼,恶狠狠地回了一句:“要你管”,一溜烟跑了。

不久后,站台内传来甜美的广播音,“前往港城路的列车即将到达,请乘客站在安全区域内候车。”听到地铁快到了,还未进站的乘客们纷纷往闸机内挤,唯恐自己赶不上这班列车。

看见入站速度较慢,两个本来排在队中的年轻男子,快步站在护栏边,乘工作人员稍不留意,依仗自己身强力壮,纵身一跃便从护栏外跳到了护栏内。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既省去入站的时间,又省了不少花费呢!“你们怎么可以不买票?”面对记者的质问,两名年轻男子“理直气壮”:“你凭什么说我逃票,我们赶时间,地铁要来了,上班要迟到了,我们出站时会补票的。”

根据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规定,每名成年乘客可免费带领一名身高1.2米以下的儿童乘车。但记者昨天在博兴路看到,一些家长趁着人多,秩序乱,居然让孩子在闸机下“钻来钻去”。很多身高明显超出1.2米的小孩子会“自觉”地弯下腰,一溜烟就钻了过去。个别家长更是肆无忌惮,在孩子钻过闸机之后,也弯腰低头,堂而皇之钻入站内。

从8点到8点半,短短半小时内,记者至少看到了六七个逃票者,所有人都采用了跳、钻等“野蛮”的方法强行进入地铁。“天天都这样,这些乘客‘逃票’已经是名正言顺。理由都是早上地铁限流,时间来不及,出地铁会补票。的确,如果他们出战补票,确实不能说他们逃了票。”陈先生每天都搭乘6号线上班,乘客逃票的现象让他既气又恨,可也无可奈何。

地铁方:增设“便衣”势在必行

“早晚高峰成逃票易发时段,又以1、6、8号线最为严重,博兴路站是高发地段。”地铁运管中心相关人士表示,上海地铁日逃票率曾达0.16%,以日总客流量约500万人次计算,日逃票人次高达8000人次左右,如果按每张4元计算,一天损失就是3.2万元,一月就是96万元,一年的损失就是1152万元。

根据《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2010年修订版》,乘客须持有效车票乘车。越站乘车的,应补交超过部分票款;无车票或持无效车票乘车的,应按单程的总票价补交票款,并加收5倍以下票款进行处罚。“现实中执行有一定难度。稽查人员查到逃票后,乘客往往都不愿意受罚,最多愿意补一张车票。如果工作人员强硬执行就会引起纠纷,所以车站只能以教育为主,补票后予以放行。此外,面对早高峰如此大的客流,稽查人员的数量有些僧多粥少。”地铁四运相关负责人强调,稽查人员抓逃票行为将作为车站的一项长效管理机制持续下去。同时上海地铁目前正在组建志愿者队伍,协助稽查人员查逃票。预计每个车站将增派10名左右的志愿者,这批志愿者近日将全员到位。不过记者了解到,由于志愿者没有执法证,对于逃票者,他们只能采用教育、劝导的方式制止逃票,随后移交给持执法证的稽查人员处理。

地铁在高峰时期将加大抽查逃票的力度,也有乘客开始担心高峰期大面积执法会扰民。“在闸机口查逃票,一定会影响乘客通过的速度,早高峰时期人人都赶时间,万一上班迟到了怎么办?”对此,地铁方面表示,以后将安插“地铁便衣”在闸机口,见到各种逃票者悄悄贴上去,将对方带到一边,该补补,该罚罚,不影响客流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