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转角遇到爱:《西游记》:精美的男权文化风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2/07 00:31:10
《西游记》:精美的男权文化风景

 

常常有人误解男权社会,正如太多人误解女性主义一样。把事情简单化,特别是敌对化,往往正是把事情引向相反路径的原因。就像当下盛行的女性教育,要求女性从小自爱,不要爱上有钱有权的男人,不要成为小三小四之类。这种不靠谱的教育,如同传说中父亲把儿子藏在家中,授之钱权教育,诫之以色,说女人就像老虎,会把他吃了。待一日父子出门,儿子第一次见到美女,父亲说那就是老虎,儿子却说我就是要老虎,其他都不要了。

 

在往昔漫长的男权社会,男人们一直很聪明的从事男权教育,《西游记》可说是中国男权文化最精美的一部教科书,精美得一点儿不说教,就像画画一样漂亮的男权文化风景,如今看来都令人入迷。

 

女儿小的时候,我常常陪她看电视剧《西游记》,那鞋儿破的歌,我们都会哼哼。我常常逗女儿说,看看白骨精快要把唐僧吃啦,孙悟空来啦,她圆睁了眼睛问,为什么白骨精不吃孙悟空呢,先吃了他,再吃唐僧啊。

 

《西游记》的妙处就是大男人唐僧虽然无能,却还是领导,还可以吸引各种人才。天才孙悟空,石头里出生,根本不要母亲,女人是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只要见到女人白骨精他就火眼迸星,把她们变成灰。正是因为有了孙悟空,唐僧才没有被白骨精吸精而死,但他是如此糊涂虫,只要一见美女就昏眩,总是会上当,狗改变不了本性一样,他也改变不了迷美女也被美女所迷的天性。

 

大男人唐僧女人面相,菩萨心肠,却拥有杀手锏:紧箍咒。天才也在他的管制之下。天才如果不听话,就会被念得哇哇乱叫,疼痛如死一般。专门头痛,不准思考,这是何等有力的紧箍咒。想想,如果孙悟空也忽然发生念想,和美女们一起厮磨厮磨,火眼金星变成含情脉脉,甚至想起石头的体温,母亲的容颜——没有母亲是被教育的结果,在他出生还没有记忆之时,离开了母体?

 

如果不是这样,怎么叫孙悟空?什么也想不起来,也不让想起来,徒然为了领导的性命卖命,上天入地,就是没有亲人和家人?

 

其他男人也都不能有家室,不能有爱情,不能像唐僧一样漂亮又男人,拥有如此多男人保护,还时时刻刻有被女人吸引和吸引女人的危险发生。他们一生的目标很清楚,护送他,领导和师傅,去西天取经。那经,只有避开女人,打死白骨精,历尽万苦千难考验,才可以得手。小说也不让读者们得手,重要的不是让我们大家看到经,秘密的经,密不可宣,也许就是天书一类。唐僧的本领并不见得是认识天书,而是引领男人们去取天书,一个天大的秘密,必须避开女人,才能拥有权威,让不同的男人环绕他一个男人,紧紧团结在他身边,做他永远的学生和部下。

 

如果不避开女人,这些男人会环绕他么?他会这么神圣不可侵犯么?虽然他接触女人最多,显得很无辜,他对女人们充满了诱惑力,女人们就是只要吃他的肉,唐僧的肉。唐僧的肉,真的那么香?

 

这些女人们真有想象力,从来没有吃到过,就想象那么香,至于自己变成了白骨精还要再生,再生还要吃唐僧肉。

 

再没有比《西游记》更加出色的男权文化风景了:一方面道出男女隔离的政治,另方面说明反抗的政治时时刻刻潜在。《西游记》的迷人之处,是用寓言的方式再现了男权统治模式:一个中心和几个基本扶持,用杨义先生的学术阐述,即是忠(猪八戒)、信(沙和尚)、勇(孙悟空)环绕仁(唐僧),构成男权统治文化。互补维护统治结构。勇是最需要被控制的,时时要念紧箍咒。这个男权文化结构复杂深刻,但《西游记》画出来却简洁漂亮。

 

性别转型早已开始二百年,但中国的问题还是很复杂。读读《西游记》很有趣,可以开悟性别之智慧。要表达性别的沟通,要建立性别的对话,不先认知男权的精致,如何教育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