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云盘:热点关注:聪明的CEO知道何时该离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2/13 14:07:10

',1)">





你已经知道数百万计的人民希望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这真让人沮丧。我已经经历过一两次炒鱿鱼,你知道,我并不很喜欢被某个人赶走,更不要说被半个埃及的人民赶走了。
我想起来了,我认识的很多CEO,他们完全应该知道自己很糟糕。我的意思是,各种明确的迹象都表明他们所领导的公司业绩不良。可是,绝大部分人依旧恋栈不去。这就引出了几个有趣的问题:
为什么领导者们会这样做:拒绝下台,甚至面对着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他们不称职的时候也会这样做?
他们能够变化,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新人,就好像穆巴拉克2.0一样?是什么让他们发生改变?
是什么让一些领导者能够做出改变,而另外一些则无法做到?
这不仅仅是纯粹的学术问题,你知道的。领导者必须学习如何适应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避免企业和政治上的灾难。一些人做到了这一点。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做到。
穆巴拉克的前任Anwar Sadat是少数做到这一点的人。他是Nasser在同以色列的六日战争期间的核心成员之一,在获得权力之后,他发动了斋月战争(surprise Ramadan),或者叫赎罪日战争(Yom Kippur War)。但是在更换了心脏之后,他为以色列获得永久的和平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企业世界里,管理顾问和学者们通常会分析个大公司的失败,寻求各种深奥的原因,可是他们全都忽略了这个明显的事实。绝大部分的公司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的CEO失职,无法适应快速变化的市场情况。
即使他们的业务出现了问题,他们的“军队”出现了叛变,他们还是不能,也不愿做出改变。而且通常董事会离自己的CEO太远了,CEO们知道如何完成自己的工作,董事会只负责解雇。企业的墓地里到处都是那些辉煌一时的公司,那些曾经伟大的名字最终也是归于尘土。Nortel、Digital Equipment、Silicon Graphics和Lehman都是悲惨的例子。我们甚至正在见证一些伟大的公司在慢慢走向衰亡,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里,逐渐消亡。想想Sony的 CEO Howard Stringer吧。其他一些公司也险遭噩运,幸亏公司董事会最终采取行动才力挽狂澜,例如IBM,苹果公司和星巴克,都是如此。
如同你能够看到的,这不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领导者能够擦掉自己的污点吗?从我的经验看,其实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关键在于,一个领导的身份认知是他自己的观感。这是推动他前进的动力,也是他推动其他人的动力所在。不幸的是,太多的领导在这个认知中参杂了太多的自尊。这种认知定义了他们,而不是其他的方式定义了他们。因此他们成为了自己认知的奴隶。
唯一能够打破这种糟糕关系的事情就是某种危机,一场能够威胁到他们自尊的危机。当他们无可动摇的自信遭遇到巨大失败的冲击,这些领导就会做出以下两种反应:
1. 他们的行为好像他们被包围了。否认自己对权力的迷恋或者上瘾。通常,那些用这种认知来定义自己的领导者会把失败的证据看做是对他们自我、权力的一种攻击,所以他们顽固坚持,并且变得不可理喻地固执,就如同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儿童一样。
2. 他们醒过来,面对现实。他们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镜子,问自己,我到底做了什么呀?这通常是通往改变的第一步。但是,就如同戒除毒瘾一样,迷恋权力的领导不会改变,除非他们真的无路可走了,直到现实已经不容逃避,他们才会改变。
我还发现一些领导者会感觉自己已经证明了自己。他们已经达到了。已经完成了。在这个点之后,他们很难发生改变。为什么?很简单,改变很痛苦而且很艰难。需要很多艰苦的工作。为什么你要在已经证明了自己之后还要去受这样的罪呢?目的何在呢?
所以,总结起来,下面五个因素决定了领导者是否能够做出改变:
他们定义自己的认知,而不是被认知所定义。
他们自信,但是并不过分自信。
他们对自我的认知和现实保持一致。
他们专注而且充满动力,通常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而且灵活。
他们在游戏中会遭遇到失败,但是热情会推动他们获得成功。



云中公子欢迎您

您已欣赏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