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定值保险合同中:热列祝贺:反台独先锋——第一集团军全面换新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2/13 13:54:29

近日央视《军事报道》播出了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的演习画面(见下图),从中可以看到该精锐部队已大量换装各种先进武器,包括96改型主战坦克、86改型步兵战车、新型两栖突击车等,其战斗力大有跃升!尽管近期中国海军的新闻抢尽风头,让老大哥中国陆军心有不甘,但第一集团军以崭新的面貌高调亮相还是让世人对这支强悍部队刮目相看!其实,第一集团军跟海军还是颇有渊源的,其辖下的第一两栖机步师虽然名义上属于陆军,严格来说就是海军陆战师,它的未来战场与海洋密不可分;还有第十装甲师辖下也有一个两栖装甲团,装备了清一色的两栖坦克。

下面详细了解一下第一集团军的历史:

第1集团军驻守浙江省,军部驻浙江湖州市,原代号为83011部队,隶属南京军区,是1985年由陆军第1军改编的,下辖第1,2,3师及原第60军181师共计4个步兵师,此外还有坦克第10师、炮兵第9师和高炮旅。 

      1987年该军组建了全军第一个“蓝军团”,在训练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90年代中期以后,全军编制体制进行了重大调整。原属第1集团军的步兵第2、第181师于1996年改为武警机动师。 

      1998年后,步兵第3师改为摩步旅,第1师改编为全军第一个水陆两栖机械化步兵师,坦克第10师与高炮旅也分别改编为装甲师和防空旅。  

      在1988年以后的新上将中,现任中央军委委员,从1995年起就担任总参谋长傅全有是在这个军成长起来的,他在1978-1980年任该军3师师长,1983-1985年任该军军长。现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陈炳德曾于1993年任该集团军军长,现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李乾元曾于1985-1990年任该集团军军长。从1995年起就担任副总参谋长的吴铨叙在傅全有当1军军长时就担任该军参谋长,1985年后担任该集团军政委和军长,1992 年直接升任总参谋长助理,傅全有当1军军长时的政委史玉孝后来曾先后任南京军区,广州军区的政委。  

      该集团军下属的荣誉单位为:  

      红军师-步兵第1师(358旅)、 

      红军团-步兵第1师第2团(715团)、  第3团(716团);

      抗洪抢险模范团-步兵第1师第2团;  

      硬骨头六连-步兵第1师第1团第6连;  

      坚守英雄连-步兵第1师第2团第3连;  

      攻坚英雄连-步兵第1师第1团第9连;  

      尖刀七连-步兵第1师第3团第7连;  

      从贺龙元帅1930年在湘鄂西创建的红2军团到今天的第1集团军,这支英雄的部队走过了漫长的征程,红2军团在抗日战争中编为八路军第120师358旅,当时的晋绥根据地就是这支部队创建的。 

      解放战争中,这支部队基本编入张宗逊,廖汉生的西北野战军1纵和许光达,孙志远的西北野战军3纵。在转战陕北中,先后参加了延安保卫战、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陇东、榆林等战役。1948年春在宜川战役中,第1纵队在瓦子街与敌进行了顽强的白刃格斗,涌现出闻名全国的著名拼刺英雄刘四虎(第358旅714团6连2班班长)。1949年2月1日,西北野战军第1纵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军,军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下属第358(旅长黄新廷,政委余秋里)、独立第1旅(旅长王尚荣)、第7旅分别改称第1、第2、第3师。全军共2.2万人。随后参加了陕中战役、扶眉战役、陇东追击战和解放青海。1949年10月1日第1军军部奉命兼青海军区领导机关,在解放战争期间,第 1军共歼敌104227人,解放县以上城市51座。  

      1952年6月第1军与第3军合编为重装军,番号仍为第1军,第1、第3师合编为第1师,第2、第8师合编为第2师,第7、9师合编为第7师。军长为黄新廷。整编后第1军于1952年12月参加抗美援朝,停战后留守朝鲜,直至1958年才撤军回国,驻防河南开封,属武汉军区。 

      1962年该军曾开赴福建执行紧急战备任务。1964年1月,国防部授予该军第1师第1团6 连“硬骨头六连”荣誉称号。1969年全军重排番号,第7师改称第3师。1975年该军与属于南京军区的第20军对调,换防浙江。1984年由军长傅全有率领下参加老山地区防御作战, 1985年6月“硬骨头六连”再次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硬六连”称号。 

  1984年夏,中越边境的老山争夺战到了白热化阶段,这时一支驻防在江南水乡的军队也悄悄进入了临战状态,这意味着在我军战史上有着深远意义的老山轮战启动了。 

  不久,这支部队最精锐的陆一师(不是陆战队,在整编集团军前,步兵X师番号为陆军X师)开赴前线,云南无不传闻是贺龙的部队来了,一时民心大振。这支部队就是经常被网友们评说为“硕果仅存”的陆军第1集团军。 

  “硕果仅存”当然是对第一野战军而言。半个世纪前,第一野战军“一箭定天山”。从此这支“西北军”就“定居”在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就“攻城掠地”来说,一野在各野战军中当数第一。然而在建国后的第一轮大裁军中,又纷纷“下马”。早在50年代初,就被裁得只剩一个军,不要说三野、四野,就是华北野战军,从60军排起,63、64、65、66、67、68(还不算69军),也是“哥们济济一堂”。对此许多人为之不解,还以为第一野战军“朝中无人”,厚此薄彼,颇为不平。 
 

   

 

 
   
  其实不然,是时正是彭德怀在朝鲜打败美国野心狼,谈笑凯歌还的年代,所谓“功高震主”,这个时候谁敢拿彭老总开涮。要究其原因,不外乎西北无战事,既然是不打仗,裁军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不过,在我看来,即使当年“不下马”,以后“下马”也最先轮到一野的几个军。军中自古就是“论功行赏”,战功大的,“万岁军”,“千岁军”;战功小的,刀枪入厍,马放南山,2军5师,就是南泥湾的359旅,于是也重操旧业,成了生产建设兵团。 

  话如果这么说,多少是有些戏说了。但说真的,一野占的地盘虽然是大大的,但从歼敌的数量上来看却是“小小”的(差不多三野的零头)。无怪当年1军进驻浙江时,一些三野的老人就不服气,也不多说,一句话,打过多少仗! 

解放战争时期的西北战场,凭心而论,大仗,恶战的确不如华东战场多,但第1集团军虽为“独子”,却是“王孙”,1军1师的前身是八路军120师的358旅,358旅前身是红二方面军的红二军团。这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红军主力部队,贺龙元帅曾任红二军团总指挥。都说贺老总两把菜刀起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多少仗”只怕三野无军能与之叫板。 

  第1集团军就成“军”而言,可以从晋绥军区的第1纵队说起,1纵组建于1946年的11月,晋绥野战军第358旅和独立第1旅组建了晋绥军区第1纵队,全军8300人,司令员张宗逊。是时正逢胡宗南准备大举进攻延安,不久1纵就从晋绥军区调往陕甘宁,一过黄河,就得到了毛泽东的检阅,想来全军战功卓著的劲旅还是有几支的,但有如此殊荣的恐怕还是不多,这实在可以令第1集团军将士自豪的。  

  当年,在毛泽东身边是有几支部队的,警1旅、警3旅就是以后的4军,教导旅、新4旅就是以后的6军。但“野战军”还是当仁不让做了“御林军”的大哥,当时的1纵是西北野战军5个主力纵队中最有战力的部队,1纵果然不负领袖的重托,一到陕北就立下功勋。 

  如果把西北战场比作一盘棋,那么,蒋军对延安的进犯可以是认作这盘棋的开局。尽管西北战场没有象三大战役那样排山倒海的壮观,但还是有几场非常有影响的战役。 

延安保卫战后,我军又进行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次战役,三战三捷,可以说这三仗是人民解放军战史上的得意之笔。这段战事也被拍成过影片,想必网友也一定很熟悉,具体也用不着多说了。连打三战,歼敌不多(14000),但意义非同小可,是对胡宗南的当头棒喝,骄横的蒋军气焰大为收敛,西北战场的局面开始稳定了。不能说这一仗1纵立下头功,但按毛泽东的话来说“只有六个不充实的旅”,看来谁也不能“怠慢”,这可是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战。每年新兵入伍,这堂军史课对第1集团军来说,绝对是津津乐道的。 

  就象老蒋有“五大主力”一样,胡宗南手中也捏着三张王牌,即整编1师、整编36师、整编90师。1947年8月,西北野战军在沙家店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落入圈套正是整编36师。是役,1纵2纵担任围歼敌师部和165旅的任务,在彭老总有力的总攻命令下,全军将士奋勇当先,一天功夫,歼敌六千。毛泽东对这一仗评价极高,“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用我们湖南话来说,打了这一仗,就过坳了。”就象孟良固战役粉碎蒋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一样,沙家店战役粉碎了蒋军对西北的重点进攻,棋到中局,要翻盘了。在这场“有决定意义”的战役中,1纵实在是功不可没。 

  说起第1集团军,人们自然就会想起闻名全军的“硬骨头六连”,这第1军第1师第1团的六连,早在1948年的宜川战役中就杀出了威风,据第一野战军战史记载:“处在敌人拼死突围地段上的七一四团表现尤为突出,全团指战员与敌激战,团长、参谋长先后牺牲,团政治委员负伤……该团二营六连打得更为顽强,全连只剩下13位勇士,仍然坚守阵地。战斗中,班长刘四虎冲锋在前,一人连续剌倒了7名敌兵。”英雄连队,血染战旗,从此革命的硬骨头精神代代相传。 
    

 

 
   
  这瓦子街的拼杀确实让人惊心动魄,但战史认为兰州战役对第一野战军来说,“战斗之激烈程度及付出代价之惨重,也为前所未有。”然而对“西北解放战争史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由于当时1兵团的第1军正进逼西宁,没能加入攻城大军。此役还有19兵团的63军和65军,谁是强中强,本来是一次极好的亮相。 

  当年1军确实没有参加兰州战役,但第1集团军军史却依旧不会把这段战史遗漏。要知道第1集团军的3师(现整编为摩步三旅),就是当年的3军主力,而3军在兰州战役中表现不凡。 

攻坚战是最能表现军队战力的,洛阳战役,华野3纵与中野4纵(陈赓部)一起攻城,结果3纵8师23团一营首先破关,于是“洛阳营”千秋垂名;济南战役中9纵(27集团军)有“济南第一团”,13纵(31集团军)有“济南第二团”,13纵好生不服气,定要争个明白,斩关夺隘,第一个突入敌阵。对一支军队来说是何等荣耀啊!此役第3军首先攻占兰州西关,断敌退路,然后迅速攻入城中。不过此时敌军正在溃退,还不能和前者相比,多少是要打些“折扣”的。 

兰州战役应该说是这盘棋中最后的一场搏杀,接下去西北战场就进入了“官子”阶段。以后第一野战军风卷残云,2军和6军进军天山南北,而1军驻守青海省。以后朝鲜打得昏天黑地,1军一直按兵不动,1952年6月,1军和3军合并,组建陆军第1军,3师并入1师,3师是晋绥军区独立7旅,原本是晋中的地方部队,一直在留在晋中作战,归建1纵队,已经是1948年了。3军的8师并入2师,原3军的9师并入7师,1军下属3个师,依次为1师、2师、7师,7师就是以后的3师,基本上是原3军的老部队。两军合并,原本是要组建一支重装军,但到了1952年底,这支驰骋西北的“贺龙军”接到赴朝参战的命令。 

这时抗美援朝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五次战役、上甘岭战役都已经过去。但在停战前,志愿军还是进行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反击战――金城战役,1军也算赶上了后马捎。不过,我在志愿军战史上几乎没有看到有关1军的记载,只是在统计战绩的表格上看到一些,1军参战晚是一个原因,也可能是没让1军担当重任,反正是默默无闻。但新近在网上有人说,1军在朝鲜歼敌数排第10位,如果属实,1军在抗美援朝也不是吃素的。1军去的迟,离的也晚,直到1958年才回国。 

1军曾久居中原,归属当时的武汉军区。河南重兵屯集,是我军的战略预备队。新乡的54军由原44军和45军合编而成,44军在解放战争后期战绩卓著,骁勇不让三军;45军有红五军团的老底子,抗战时编入359旅,但不久又调回延安,一直担当“御林军”的重任。当初两军为番号争得不可开交,据说了还是周总理公断,两军各取一数了事。54军入朝可能比1军还要晚几天,不过在金城反击战中大显身手,留下名声不小。以后54军又上雪域高原,杀得印度兵屁滚尿流,自此以后在军中地位愈显。洛阳的43军说起来更是了得,127师有红一军团的老底子,军史可追溯到八一南昌起义,其“资历”无人可与争锋;而128师在黑土地上的威名还要盖过127师,该师与2纵(39集团军)5师是东野最强的两个师,6纵17师(128师)时称“攻坚老虎”,常被林彪用作杀手锏。有这样的“大腕”和“高手”在身边,看起来1军不那么夺目也是正常的。  

  1975年,1军与20军换防,这是一次非军事因素的调动。20军原本就是南方新四军部队,60师更是在浙东“土生土长”,故土难舍,但军令如山倒。从此,这支“西北军”就成了“东南军”,但对一支军队来说,也谈不上什么“时来运转”。 

1984年,1军是第一个去老山轮战的部队,接的是14军的班。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此时的1军虽然已是清一色的江东子弟,但西北雄风犹在,全军士气高昂,人人怀揣光荣弹(据称没有抓到一个俘虏,也没有一人被敌所俘),参战一年,圆满完成任务。作战激烈的程度虽然不象松毛岭大战那样杀得日月无光,但战争就是战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是许世友的逻辑。打老山这样的攻防仗,想“零伤亡”这是不现实的,部队伤亡是个敏感问题,我就不说了。我去过“硬骨头六连”荣誉馆,六连在老山作战中阵亡10人(这是公开的),伤亡如按4比1推论,连队伤亡在三分之一以上。老山归来,六连被军委授于“英雄硬六连”荣誉称号,六连两次被最高军事统帅部授于荣誉称号,在全军也是唯一的。这一仗后,1军在全军的威望大增,真的要“时来运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