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哈特购物广场:父亲季羡林为何反对毛泽东的“一分为二”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2/15 23:15:30
父亲季羡林为何反对毛泽东的“一分为二”论?(2011-03-04 10:51:03)转载 标签:

季羡林

季承

毛泽东

一分为二

秘密

文化

                       父亲为何不同意毛泽东的“一分为二”?

 

   《分析不是研究问题的唯一手段》这篇文章阐述了父亲对东西方文化的见解。也是晚年经常提到的一个话题。

  东方是综合思维,西方是分析思维,东方是合二为一,西方是一分为二。他赞成综合思维,但并不反对分析思维。他反对把一分为二绝对化,甚至政治化。道理显然是正确的,因为单纯的分析思维不全面,要配上综合思维就全面了。所以,父亲并不是反对西方的思维方式,他是不要把它绝对化,不能用一个把另一个给替代了,一个把另一个给废掉了,它实际上是要互补的。他既赞成东方思维,又赞成一分为二,能够把二者综合起来。

    这里面很有意思。父亲谈到“一分为二”,但是他没有点名字,我想他是谈毛泽东。“世界是无限的。世界在时间上、在空间上都是无穷无尽的。在太阳系外有无数个恒星,太阳系和这些恒星组成银河系。银河系外又有无数个‘银河系’。宇宙从大的方面看来是无限的。宇宙从小的方面看来也是无限的。不但原子可分,原子核也可分,电子也可以分,而且可以无限地分割下去。庄子讲‘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是对的。因此,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也是无穷无尽的。要不然物理学这门科学就不再会发展了。如果我们的认识是有穷尽的,我们已经把一切都认识到了,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这是毛泽东的话,毛泽东的意思是,什么都可以一分为二。父亲来驳斥这个论题。他说那么多人围着毛泽东,但没有一个人敢提反对意见。

  我觉得老头儿不容易,他是学人文科学的,但他能够把这个区分得很清楚。他在医院里也跟我讲过,说你是研究物理的,你觉得物质是无限可分的吗?我说,过去“无限可分”是一个哲学概念,就是一个桩子每天一锤,可以一分为二,但是这个不能代表物理。我说,当时毛泽东谈这个问题的时候,物理还没有进展到这个地步,现在物理已经进展到这种地步了,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不能再这么分下去了。他也说到了什么“夸克禁闭”,正好是我们高等物理这个领域,以前是打碎再打碎,以为可以一直分下去,到现在不行了,打不下去了。为什么?因为它无法一分为二了。

  从推论来讲是可以分下去的,但是真正到了物理上,到最后它是不能分下去的。那么结果到底是什么,现在说不清楚,也可能是个旋,是个旋理论,也可能是个波动,也可能是个场,这东西就不能分了。所以反过来看,毛泽东时代那个理论就是一个数学概念,而且把它绝对化,奉为圣旨。那个时候谁敢讲不能一分为二了?谁都不敢讲,一讲就是反毛泽东思想。所以我父亲把这个讲得很清楚,一个是数学概念,一个是物理概念,把它混淆起来是不对的。这很不容易。

  “一分为二”当时还用于社会现象,叫什么事情都可以“一分为二”,既对立又统一,通过斗争达到统一。永远你斗我,我斗你,然后达到平衡,再你斗我,我斗你,达到新的平衡,永远这么斗下去。毛泽东的“继续革命论”就是一分为二在社会现象中的体现,永远都要革命。实际上就是把马克思思想绝对化、庸俗化。我记得当时《人民日报》上刊登了一个科学家的文章,讲的是“合二为一”,他从自然科学方面讲,他说不光是一分为二,还要合二为一,他说水(H2O)本身就是合二为一产生的,如果没有合二为一,氧和氢怎么合到一块儿去呢?不合到一块儿哪有水?没有水哪有人类,哪有自然界?当时这个文章是“反动文章”,马上就受到批判,你敢用自然科学来反对“一分为二”?文章虽小,但讲的道理很深。

  父亲和自然科学家交往不多。李政道跟他只见过几次面,他们俩有些观点是一致的。他对自然科学家很崇敬,他自己也很想成为一个自然科学家。他曾经多次跟我讲过,甚至在《清华园日记》还写过,他当年曾经很希望学数学,他说“假如我当初学数学,我现在是什么成就?”但是他考的数学分数太低了,在清华不可能让他去入数学系,所以他终身都有这个遗憾。

  还有一篇文章写到他尊敬思想家,讨厌哲学家。像王元化他就很尊敬,而讨厌整天绕圈子的人。这个跟他的个性和学术观点有关系,他比较喜欢具体的东西,不喜欢抽象的、玄的东西,所以他经常说“谈哲学我不谈”。他说那些东西绕来绕去有什么意思啊,都是玄乎其玄的。

      摘自新星出版社出版《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父亲季羡林文章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