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启云软件有限公司:2010:落马贪官 反贪腐任重道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20/04/07 21:36:38
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即将走完它的时间轨迹,但中国的反腐肃贪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根据12月29日发布的首份《中国的反腐败和廉政建设》白皮书公布的数据,仅今年1至11月,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数量就高达11.9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1.3万人,其中,涉嫌违法移送司法机关的4332人。

  虽然这些数据已经很“可观”,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必然仍有许多问题官员的贪腐行径尚未被曝光,仍有许多看上去清清白白的官员正在一步步驶向“落马”这个官场终点站。在反腐肃贪这件事情上,成绩不佳固然不是一件好事,但“收获颇丰”也算不得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因为它从另一个角度可能说明问题官员的比例令人不安。

  站在这一年的终点往回望,只要稍稍索引,就能轻而易举地列出一长串因贪污腐败而获刑的官员名单。他们是:“造假骗官”的王亚丽、“土地奶奶”罗亚平、“制定6000万贪腐目标”的叶树养、“7年内受贿1575次”的李荫奎、“裸官”董跃进……这其中还包括陈少勇、黄松有、孙善武、王益、朱志刚、陈绍基、郑少东等十余名省部级官员。 

2010年被判刑的部分省部级官员

姓名 原任职务

黄松有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

朱志刚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

王益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郑少东 公安部部长助理

皮黔生 天津市委常委、天津滨海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米凤君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孙善武 河南省政协副主席

王华元 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陈少勇 福建省委常委、秘书长

黄瑶 贵州省政协主席

康日新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陈绍基 广东省政协主席

近年落马的部分省部级官员

姓名 原任职务

张敬礼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宇仁录 中国民用航空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宋勇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刘卓志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

张家盟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宋晨光 江西省政协副主席、中共江西省委统战部部长

许宗衡 深圳市委副书记、市长

李堂堂 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

  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现象是,在东窗事发之前,不少官员的成长和仕途升迁之路看上去都非常光明,说起反腐肃贪也都头头是道。官居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一职的黄松有在“落马”之前,曾在自己的博士论文中专门论述如何“保持清正廉洁”和“加强自身修养”;湖南省湘潭市原副市长朱少中,曾在网上撰文大谈特谈反腐的经验,但不久之后就因大肆受贿和滥用职权而受到查处;类似的情节还发生在武汉市东西湖区原交通局党委书记李敦书身上,他在“落马”前夕还在台上大讲反腐倡廉……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张维庆曾“炮轰”官场不正之风,博得了公众和舆论的如潮好评。他所说的“不正之风”包括权钱交易利益链未斩断、明规则潜规则双轨运行、任人唯亲买官卖官严重、开会时大家都不敢讲心里话等现象。可以说,这一股股不正之风在官场劲吹,吹得一些官员的公信力扫地,吹得公众的不满情绪蔓延,也吹掉了不少官员头顶的乌纱帽。

  2004年,曾倡导香港建立廉政专员公署的杜叶锡恩女士曾在自己的书中回忆过香港反腐肃贪的历程,“六七十年代,香港经历了急剧的转变,当时人口快速增加,社会发展步伐迅速,制造业蓬勃发展,经济渐次腾飞……然而,因为人口不断地膨胀,社会的资源未能赶及实际需求,这种环境助长了贪污的歪风。”现在来看,我们当前所面临的经济、社会、人口问题与她笔下的香港有不少类似的地方,腐败案件也多与公共品提供者有关——这些手握公权力的人原本应该为百姓干实事谋福利,但他们却把百姓的信任和手中的权力当作了敛财的利器。

  在中国的政治建设进程中,反腐肃贪已经成为政府重塑公信力的重要课题。中央也越来越意识到制度化反腐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加紧构建完善科学的反腐体系。1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研究部署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会议,再次强调要“深入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和改革创新”。仅仅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关部门就密集出台了多项规章制度:今年2月,中共中央印发了《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要求做到“预防为主、关口前移”;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大查办严重行贿犯罪力度的通知》,要求重点查处向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贿、国家工作人员为跑官买官行贿、危害民生的行贿等八类行贿犯罪案件;同月,中央纪委印发《党员领导干部违反规定插手干预工程建设领域行为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剑指工程腐败乱象……

  当然,徒有措辞严厉的规章制度,仍不足以彻底斩断官员贪腐的利益链条,不足以让潜在的贪腐官员主动罢手,相关部门还必须在增强执行力和加强监督有效性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我们注意到,在刚刚发布的反腐败和廉政建设白皮书中,正式将公民监督、舆论监督(包括网络监督),纳入了“权力制约和监督体系”,这应该有利于多种形式的民主监督的有效开展,有助于制度化反腐的推行落实。  

2011年01月29日 02:52
来源:新京报 作者:邢世伟

 

 

本报讯 2010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敬礼、中国民用航空局原副局长宇仁录等多名省部级官员落马。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等十余名省部级官员被判刑。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教授认为,无论从被查办官员的级别和人数还是查案深度看,中国反腐都已进入“深水区”。

彻查彻办趋势明显

来自中纪委的最新消息显示,2010年,我国纪检监察部门处分县处级以上干部5098人,移送司法机关的县处级以上干部804人。与2009年相比,处分县处级以上干部同比增长三成。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纪检监察学会副会长任建明教授称,2010年,中央的反腐重拳不断,彻查彻办趋势明显。

任建明举例说,由黄光裕案牵连出郑少东等一批高官,重庆打黑中文强等一批大小官员均被查办,中国足球打假,谢亚龙、蔚少辉等一批足球界大佬均被查出。

“无论从查办和移送司法的官员级别和人数看,还是从查案深度看都标志着中国反腐已经进入深水区。”

反腐“地方真空”开始弥补

在任建明看来,除了一系列的反复重拳外,制度反腐在2010年作为显著。

从2010年年初开始至年末,中纪委出台了一系列反腐新规,包括《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等。

“这些规定非常具体,有的具体到领导干部财产等个人事项,还有一些具体涉及了土地建筑房产、国有企业等易发生腐败的领域,这说明了中央的反腐规章体系已经由全局性规章细化到具体领域规章。”任建明说。

在制定规章的同时,制度反腐的执行机构———国家预防腐败局的重心也开始向地方迁移。2010年,全国数省相继成立地方预防腐败局,国家反腐机构的“地方真空”现象开始得到弥补。

“地方预防腐败局的设立将为国家防腐新规的地方试点开辟道路。”任建明称,地方防腐局的另一项功能是制定地方防腐政策,为国家防腐制度提供实践经验。

个别地方反腐措施表面化

与中央反腐进入深水区不相称的是,2010年,个别地方的反腐流于表面,甚至陷入了“反腐怪圈”。

2010年,反腐扑克、廉政彩铃、廉政自律保健操、廉政三字经、廉政保证金等推陈出新的反腐新招接连出笼。

知名反腐学者、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认为,这些反腐举措过于表面化,反腐措施并非越多越好,招式也并非越怪越好,更重要的是制度设计和执行的落实。现在地方对于中央制度的落实情况更多的是一阵风,持续的落实和监督机制仍有待加强。

■ 特点

教育体育领域案件增多

记者发现,在2010年的案件中,国土房产部门发生的腐败案件仍然占较大比重。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一些较少查出腐败案件的部门和领域2010年腐败案件频发。在教育系统,四川省教育厅原副厅长汪风雄、吉林省原总督学于兴昌等教育行政官员落马。除此之外,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学校负责人也因贪腐落马。武汉大学党委原常务副书记龙小乐、延边大学原副校长于永和等相继被查出腐败。

在体育领域,中国足球的系列腐败案件引起了舆论的极大关注。2010年,1月,前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被刑事拘留;3月,裁判陆俊、黄俊杰和周伟新被捕;9月,中国足协原副主席谢亚龙、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原主任李冬生、国家足球队原领队蔚少辉被立案侦查。

夫妻共同犯罪较多

在2010年的腐败案件中,有一个显著特点是夫妻共同犯罪现象较多。

在2010年已发生的案件中,至少有十几例案例中涉案人妻子受到牵连。例如,公安部经侦局原副局长相怀珠、北京市通州区原区长助理、建委主任、国资委主任仇春利、北京市通州区卫生局原局长王永文、沈阳市原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刘和、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盟委原副书记蔚小平、山西省蒲县安监局原局长、煤炭局局长郝鹏俊、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罗安荣等,他们的妻子都已判刑。

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原县委书记、文山州民政局原局长赵仕永,被媒体称为“全国最贪县委书记”,则把自己的情人送上了被告席。而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的情人已被判刑。

■ 专家观点

“今年查处力度仍会加大”

从2010年判刑及查处的省部级高官人数看,这个数字在近5年中是比较高的。“我认为,短期内,高官腐败的查处仍然会维持一个比较高的水平,预计今年查处的力度仍然会加大。”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纪检监察学会副会长任建明教授说。

任建明介绍,目前,我国执行死刑上,一是看腐败的数额大小,另外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是看案件对社会的危害度大小,这几个案子都是对社会产生很大危害的。“对于未来,我想我国的趋势一定还是延续现在的做法,慎用死刑。”

对于教育、体育部门今年案件多发的问题,任建明表示,近几年,舆论往往关注的是土地、房产部门领域的腐败案件,而教育界的腐败并不受关注。实际上,因为我国教育制度仍为行政主导,行政对教育的干预过大,这滋生了教育腐败的土壤。而中国足球界2010年刮起了一场扫赌风暴,一批足球行政主管人员以及裁判员、运动员受到查处。由于体育界、文娱界市场运作较为突出,涉及的资金量庞大,本身就是一块“肥肉”,在现有体制下,比较容易出现腐败。

对夫妻共同犯罪问题,任建明认为,这实际上不是2010年的新特点,只要发生腐败,一般情况下,妻子都脱不了共同犯罪的干系。2010年,我们看到有很多“裙带现象”,这其中包括妻子、父子、子女、亲属等。这种“裙带关系”已经脱离了以往“夫妻共腐”的形式,而是直接在政府部门、高校、企事业单位安排自己的亲属,性质相当恶劣。目前看,这种“裙带关系”主要存在于地方的基层政府部门,在国家级单位这种现象并不明显。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邢世伟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涉嫌职务犯罪被刑拘发布者:Liutongsheng 浏览: 12 发布时间:2011-02-12 08:25:36 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涉嫌职务犯罪被刑拘

2011年02月11日 19:03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广州2月11日电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有关负责人11日向记者证实,广东茂名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罗荫国因涉嫌职务犯罪,已被该局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

据通报,目前案件正在依法按有关程序办理。

去年近12万人受到党纪处分,县处级以上干部5098人被处分,804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受处分人数占党员总数1.5%。

1月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在京召开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工作情况新闻通气会。中央纪委副书记干以胜通报2010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工作情况,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屈万祥通报2010年纠风和执法监察工作中查处违纪违法案件的情况。

据统计,2010年1至12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427186件(次),其中检举控告类1000277件(次)。初步核实违纪线索163480件,立案139621件,结案139482件,处分146517人。其中,给予党纪处分119527人,给予政纪处分38670人。通过查办案件,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89.7亿元。

2010年查办案件重点查处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处分县处级以上干部5098人,移送司法机关的县处级以上干部804人。中央纪委监察部严肃查处的康日新、黄瑶、宋勇、李堂堂、许宗衡、张春江、宇仁录等大案要案,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正在立案检查的还有张家盟、宋晨光、刘卓志等违纪违法案件。

一批违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违纪违法案件被及时查处。2008年11月至2010年8月,共立案查办扩大内需政策落实中的违纪违法案件314件,处分430人,对75名党政领导干部进行了问责。截至2010年12月,有关地方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到抗震救灾资金物资管理使用等方面的群众投诉举报11332件,已核查9258件,处分689人。并着手建立健全围绕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重大活动开展监督检查的长效机制。

干以胜表示,一些易发多发领域和损害群众利益的违纪违法案件也已被着力查处。2009年4月至2010年12月10日,全国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共清理出“小金库”25738个,涉及资金127亿余元;社会团体和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自查自纠阶段发现“小金库”19855个,涉及资金88亿余元。全国因设立和使用“小金库”受到行政处罚的842人,受到组织处理、党纪政纪处分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1827人。

2010年纠风和执法监察工作中,全国共查处强农惠农资金管理使用中违规违纪问题6014件,查处涉农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等问题3031件、给予纪律处分或其他处理1703人;查处问题乳粉案件35起,对200余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查处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问题1685件,给予纪律处分或其他处理1809人;查处教育乱收费问题涉及金额7.9亿元,给予纪律处分或其他处理3107人。监察部还直接参与调查处理了16起特别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截至目前,已有163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197人受到纪律处分。

干以胜表示,从查办案件的统计数据看,2010年受党纪处分人数占党员总数的比例为1.5%。。党员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腐败分子或严重违纪的党员只是极少数。

“腐败越反越多”无根据

“反腐败无效论、无用论”的说法被干以胜批驳为“毫无根据”,腐败分子或严重违纪的党员只是极少数,党员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所谓“腐败越反越多”的看法也是不正确的,必须坚定反腐败斗争的决心。

干以胜表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着力推进反腐倡廉建设,加大查办案件力度,强化权力监督和制约,消极腐败现象得到进一步遏制,一些深层次的腐败问题正在治理,反腐败斗争取得了明显成效。

他提供的查办案件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受党纪处分人数占党员总数的比例约为1.5%。。按照违纪性质来区别,受处分的这些党员并不都是腐败分子。有些是属于因失职、事故等原因受到责任追究,还有些是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等违纪行为受到处理。其中因贪污贿赂等腐败行为受到党纪处分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占受处分党员人数的比例并不大,占党员总数比例就更低。因此,腐败分子或严重违纪的党员只是极少数。

干以胜强调,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主要表现是:少数领导干部违纪违法问题仍然比较严重,一些案件涉案金额巨大、影响恶劣,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岗位的干部违纪违法问题突出,腐败现象在一些领域仍然易发多发,领导干部作风和廉洁从政方面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与民争利甚至损害群众利益的问题依然比较严重。

他表示,必须坚定反腐败的决心,推进查办案件工作改革创新。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拓宽群众参与反腐倡廉工作渠道,加强反腐倡廉舆情网络信息的收集、研判和处置,充分利用网络举报平台,通过网络方式举报的信访件数量大幅增加。有关纪检监察机关还对网上曝光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及时进行了查处。

河南交通厅长被曝腐败落马

昨天,又有两位腐败高官爆出落马消息。

因涉嫌违纪问题,现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董永安被纪检部门“双规”。河南省交通厅官方网站上,之前董永安厅长的简历和活动报道等均已被删除。

资料显示,董永安是2008年3月开始担任河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至今。而在此前,河南省交通厅曾连续有三任厅长被查出违法犯罪事实。1997年10月,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因受贿被判刑15年。2001年3月,曾锦城的继任者、河南省交通原厅长张昆桐因受贿、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01年12月中旬,时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石发亮,同样涉嫌违纪违法,被省纪委“双规”。

此外,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张敬礼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

经查,张敬礼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钱款;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得巨额利益;捏造受贿事实诬告陷害他人;生活腐化。张敬礼的上述行为严重违纪,有的已涉嫌犯罪。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监察部审议并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决定给予张敬礼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本报综合新华社等相关报道

链接 >>>

腐败呈现新特点

在媒体的年终盘点中,2010年的腐败特点既有几年来的老特点,又有当年的新特点:

落马官员级别高 2010年落马或被判刑的官员中,省部级官员就有多人,如内蒙古自治区原政府副主席刘卓志,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康日新,天津市委原常委皮黔生,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全国人大常委会原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朱志刚,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这些省部级高官的贪腐金额巨大,都在500万元以上,有的甚至达到千万元以上。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收受他人财物就达人民币2959.5万余元。

群蛀现象严重 广东省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因涉嫌股票内幕交易而落马一案牵涉十多人,其中5人来自李启红家族,包括李启红夫妇,李的弟弟、弟媳和妹妹。

 

出现腐败新形式 如“期权兑现”,就是受贿者被处罚后行贿者对已不再是官员的该落马贪官给予巨额补偿费,为之补偿受贿遭到的惩罚(刑期),这种所谓的“精神补偿费”具有很强的效仿性,它的出现助长了贪官受贿的勇气。

“官荫二代”现象频现 近年来,官场裙带关系、近亲繁殖现象严重,从国家机关、各级政府部门,到高校、企事业单位,父子、夫妻、连襟等亲属分居上下级或同级领导岗位的现象不在少数。

我国仍处于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和各种社会矛盾凸显的历史时期,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等腐朽思想对党员干部的侵蚀不可低估。纪检监察仍有许多方面需要改进和完善。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坚持不懈、持之以恒,改革创新。

据《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