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频试验电源: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下) - 郎咸平 - 草根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11/23 03:10:55
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下)
2008-11-08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更多>>
郎教授不提知识产权与创新 4万亿的..
对于郎教授的观点,本人一直认为有..
"中国不存在市场,因为市场是需要...
一方面郎所信仰的西方经济学相信人..
郎教授分析市场激情澎湃,对于一些...
博主讲到国内的经济学家的言论问题..
[6楼] 评论人: 杨捷,谈到的国内工..
郎先生是有些气的,明明自己清醒,..
政府首先应承担对国家、社会以及全..
国内的主流经济学家都是有问题的,..
最新文章更多>>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上)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中)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下)
我现在不担心股市,只担心制造业
中国经济没有防火墙
工商链无硝烟战争已悄然打响
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上)
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中)
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下)
中国百年股市教训
在16世纪,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在16世纪的时候曾经发生一个故事,我认为这个故事的发生应该是现代信托责任的起源。那么首先我想请问各位一句话,在16世纪左右的时光是欧洲国家发现新大陆的时代了,而且发现新大陆的目的是找中国,中国在他们心目当中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国度,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一个民族,所以他们就是要找中国,怎么找呢?比如说马可波罗从意大利从东走找中国,他找到了中国,那么另外一个人叫做哥伦布,葡萄牙人,从西走找到中国,他们相信如果地球是圆的话,从哪儿走都可以找得到,但是没有找到中国,找到了美国,请各位学员想一想,如果地球是圆的话,往东走可以走到中国,往西走也可以走到中国,你们如果用一点创造力的话,你们会想怎么没有人往南走,怎么没有人往北走的,按照当时的水平就应该有人向北走,向南走,你们有没有人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没想过,我希望大家要多加一点创造力,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国的教育体系它不是培养创造力的体系,它培养什么?培养解题高手,我们不是培养创造力,如果像小朋友,具有创造力的小朋友,基本上第一被淘汰的,我有一个学生的小男孩儿聪明的不得了,一岁就会讲话,一岁半就会唱心太软给我听了,然后一岁的时候帮他妈妈抹地,聪明得不得了,我说你这个小宝贝将来一定是第一批被淘汰的,因为我们的小学老师最讨厌这种人,我们小学老师喜欢什么样的人?比如说上课以后乖乖听讲,双手背在后面听课是我们老师最喜欢的,这种人普遍缺乏创造力。
你们只要顺利的读完本科就充分证明你们是一群没有创造力的人才。所以像你们这种水平的人,肯定想马可波罗走东,哥伦布走西,我这个人的幻想力也是不行的,我也缺乏创造力,我不但缺乏创造力,还缺乏解题能力,而且我现在还缺钱,什么都缺,还好在美国呆了几年创造力培养了一点,我就顺着这个思路想,有没有人走南,有人走的,碰到南极大陆冻死了,也有人走北,1533年就发现有人走北,当时有250个伦敦商人,一个人好像出了25英镑,然后雇了一个职业经理人,搞了三艘船,旗舰,最大的一艘船叫做莫斯科威号,往北走找中国,只要打着找中国的旗号招摇撞骗筹资什么产业基金一点问题没有。当时也搞了一个私募,这个私募就是250的伦敦商人一个人出了25英镑找中国,这个是船,信托责任就开始了,这个时刻就发明出了信托责任,信托责任现在的英文是很难的,当时信托责任第一句话TRUST,英文翻译叫做信任。
我们这么多人拿了这么多钱,我就相信你了,你带领三艘船往北走找到中国,我们会相信你找到中国的,结果三艘船就走了,如果放在我们今天中国你敢不敢?拿出一大笔钱,你去吧,去了就不回来了。那么这个时刻TRUST,信任就开始了,因为他走了就走了,结果没有想这个船长往北航行走到挪威那一带,突然碰到暴风雨,要是一般人的话早就回英国去了,他没有回英国,他奋力带领所有的水手们与风浪挑战几天几夜之后,两艘船沉没了,就剩下莫斯科威号了,一般来讲你已经够哥们了,没有逃走就不错了,而且冒着大风浪,就凭这一点可以拿一等功了,通常人应该可以回来了,不,这个人的心中就开始流出了英国传统信托责任的血,继续向北航行,结果到北极碰到了一群北极熊,怎么办呢?向右转,碰到荒凉的平原,带领两百个水手下船了,跑到很远的地方,终于碰到了一群人,这群人是欧洲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山贼,叫做恐怖大王艾文,恐怖大王艾文看到这群英国人很激动,这两拨人,英国人是天生的商人,看到恐怖大王艾文之后,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保密,而是如何的做生意,这个英国的船长说喝一杯二锅头吧,九族反报纸后咱们做生意好不好,然后那个恐怖大王说好,他说你有什么,我有羽毛笔,我有衣服,我有毯子,我有铅笔,跟你们换好不好,艾文喜欢的不得了,说我们有貂皮,是我们这里最不值钱的,我都不好意思提,结果船长说要要要,对方都觉得自己掏了便宜,换了一船的貂皮,然后他就把貂皮请当地的人,上了莫斯科威号,中国没有找到,然后把貂皮卖了,赚到了钱还给股东了,当时是250个伦敦商人感动的痛哭流涕。
从此以后这位船长如果他还要再次出航的话,他就一定能够取得最高的市盈率,也就是说他如果要买一艘船出航的话,我相信会有几十倍的钱流到他的手中,这就是市盈率的由来,因为信托责任才能保障最高的市盈率,从此以后恐怖大王艾文就跟英国搭上了线,他觉得他们很够义气,英国人掏到便宜之后开始在这个地方设立了殖民地,后来取了一个名字,什么名字呢?想了半天,这个名字就叫做莫斯科,这是真的故事。所以要是没有我们中国的话美国跟俄国都不会出现的,所以莫斯科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那么这种信托责任从这个时代开始孕育了几代的英国人,就像英国人到了2008年,在金融海啸风波之下,在这里我要给英国首相最高的评价,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利用政府的力量来保护全国老百姓的利益,因此他首先想到了国有化,首先想到利用政府的信用弥补资本市场信用的缺失,各位同学要知道,英国政府带头所推行的国有化本身不是目的,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英国贫民大众的全体利益为主导,等他这次把银行国有化之后,你知不知道他过纪念会搞什么?搞股改,再搞股改就不像我们这种水平的股改了,我们是坑害股民的股改,他们还会按照郎教授给你讲的课,按照罗斯查尔德的三定律,曾经收回国有的银行,通过股改三定律还给社会大众,所以这是一个什么政府?这是一个知道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的政府,等英国政府把这些公司经营好之后再还给你们,而且用股改三定律的方法,也就是以信托责任为基础的方法还给社会大众。亚洲只有一个国家这方面是最具有信托责任的,他们做法是一样的,很多国有的企业通过这种方法还给社会大众,取之于社会大众,还之于社会大众,是谁?新加坡。所以为什么我们的股票市场这么差,你可以讲出千万种理由,但是我们建立股票市场的时候,我们上市公司上市的时刻,甚至我们国企改革的时刻,我们从来没有强调过资本主义的本质,说不定你今天听我讲课是第一次,觉得还有信托责任这一说,没有听过,为什么没听过?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资本主义的灵魂。
我刚才讲股票市场,那么我们的股改一开始就是错的,所以最近证监会做了很多亡羊补牢的措施,也印证了我对它的批评是错的,很多媒体采访我,郎教授你对于证监会最近出台的措施股改方面,你有什么看法吗?我说我根本不想讲。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一开始就是错的,现在再怎么做都无法弥补当时的错误,而且犯的错误既然可以不负责任,我感到更是匪夷所思,老百姓买单就算了吗?不可以。
那么既然股改是失败的,为什么2006年开始股价大涨呢?其真正原因就是我今天演讲的主题,也就是说在当时这么多冲击之下,当制造业面临危机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所个制造业资金大量流入股市形成了股市泡沫,也就是形成了06年开始的股价大涨,这就是郎教授的二元经济理论。如果说你是我在清华总裁班的学生,你在股票市场还赔钱的话你这辈子就没希望了,我在很多班讲过这个话题,而且我讲的非常具体,你们不听我也没有办法,07年的5 月30号,政府提高印花税,股指由六千多点跌到三千多点,那么其后从5月30号一直到11月半年之间,股指由三千多点又拉回六千多点,这个时刻你们并没赚钱,你知道为什么吗?当时你自作聪明,你认为大盘股涨的过凶,你不敢买,你买了二线蓝筹,你只要买了二线蓝筹基本都没涨,因为从去年6月份到11月份的半年之间真正拉动股指的都是什么股票?大盘股,也就是当时所谓的二八现象,或者是三七现象,当时的大盘股是什么股票吗?地产、钢铁、水泥、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大型国企其他的融资银行,还有证券公司等等。
这不就是二元经济当中过热的部门吗,从去年5月底到11月的股票市场真正反映了二元经济的本质,那么为什么到了11月份我在清华总裁班讲课呼吁各位学员要抛售,原因在于两个,第一,二元经济当中过热的部门它是涨幅过快,必定要回调,过冷部门的数据显示持续恶化,甚至到达崩溃的边缘,那么对于整个经济体系而言,如果是这种结论它持续恶化,下一步就是股票市场的大跌。那么到了今年3月为什么我会在广州开记者会呼吁政府救市,因为我已经对我们很多学者看不下去了,我认为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了,他们讲市场化,政府就要出来在股市泡沫、楼市泡沫之后赶快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然政府也相应有一个呼吁,开始救市,当时救到3900多点,但是还是扛不住,为什么扛不住?因为整个股市受二元经济所拉动了,二元经济大部分的部门持续的萧条,持续的破产,到了6月底广东、浙江、江苏的破产企业超过30%,再也扛不住了,只要制造业持续衰退,中国的基础持续衰退,其必然结果就是股价不断下跌,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年5月份我在凤凰卫视的《镪镪三人行》我讲的这么具体,中国没有奥运行情,股民不要有幻想,因为股价必跌,原因在哪里呢?就是我前面告诉各位的二元经济的现状。目前制造业持续恶化,前两天倒闭的何俊,我相信还会有很多的企业会倒闭,当然我希望不会,我也不想做预测。那么09年我不做教授了, 09年开始我就要转行了,我要做明星去了,人生最大的目标也改变了。做制造业的同学我送你一句话,今天一定会比明天更好。
我今天所讲的所有题目只有四个字,信托责任,今天我们中国股市的现象或者中国制造业的现状,甚至美国金融危机的现象,归结在一起,和我们整个信托责任的关系重大。中国制造业走到这个地步,你说下一步要怎么走,如果回答这个问题的话又是两个小时的演讲了,所以不讲了。反正这个制造业就是这么一回事了。目前制造业我希望政府能够出来救市,也就是说当制造业发生危机的时候,政府要出来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如果没有斩断,这也是为什么在3月份我呼吁政府出来斩断股市的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再不成功,还要再往下切断,也就是说你切的越早,这个社会伤害越小,如果在两年之前能听我一句话,切断工商链条的话就没有后续的问题了,制造业也能够被保住,如果3月份以前,能够切断工商链条的话股民就不会受这么大的损失了,就不会有信心危机了,没有信心危机就不会影响到制造,不会影响到下一步人民的失业问题,所以第二关防火墙也是没有设立成功。下一步怎么办呢?继续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那么我们具体怎么做呢?我的回答是政府都不急你急什么。我只提一个理念的问题,我今天演讲的就是希望把工商链条这个概念,通过今天这个演讲告诉政府,告诉企业,告诉全国老百姓,也就是今天已经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工商链条的时代,整个工商链条的运作取决于整个信托责任的贯穿。
美国过去工商链条运作的很好,因为他们信托责任贯穿的很好,而信托责任的缺失使得美国这种工商链条产生了三聚氰胺的事件,也就是三聚氰胺的结果使得我们对中国的食品制造业产生严重的信心危机,我们在信心危机之下国有化就成为下一步的主导,通过国有化或者政府的力量重建老百姓的信心,这一点非常重要,三聚氰胺在我们国家目前没有产生那么大的祸患也是由于我们对政府的信心,请各位想一想,政府的信心已经给予我们极大的安全感,像我们银行过去40%的坏帐,这种银行在美国早就破产了,为什么在中国还相信它呢?因为它是政府的银行,因为它有政府在后面的资助,所以你还是敢去存钱,同理可证,西方国家目前为了重获老百姓的信心,他们的做法就是把银行国有化重建老百姓的信心,利用政府的力量来强化老百姓对于银行体系整个金融体系的信心,当他们做国有化的时候我们在干嘛?我们在做私有化,这一点我要请政府当局稍微好好的检讨一下,多多学习别人,国有化不是目的,到最后他们一定会进行罗斯查尔德三定律的股改,那么请问我们私有化的目的是什么?你发现我们没有目的的,我们私有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私有化。
我们迷信私有化,我们迷信市场化。所以在工商链条时代我们提出新观念,国有化也好,私有化也好,它的目的必须明确。那就是为了全体老百姓的利益而决定什么时候国有化,什么时候私有化,那么至于未来的经济情况怎么走,我在这儿做一个总结,你们去年所看到的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本身就是中国的现代工商链条时代了,已经崩溃,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在制造业危机的时候设下防火墙,使得整条工商链条产生重大的冲击,冲击到了股市、楼市,冲击到了信心,冲击到了消费,冲击到了生产,冲击到了失业产生了连锁反应,在这个时刻我们要完全放弃过去市场化的观念,因为中国不存在市场,因为市场是需要政府细心培育,细心构建的。而细心构建的基础是什么?那就是通过严刑峻法的力量让每一个人不敢不有信托责任,这才是市场化的基础,这种严刑峻法保证每个人不敢不有信托责任,这就是过去为什么没有次债危机,因为这种由严刑峻法所产生的责任贯穿到整个的工商链条,可是他们也发生了三聚氰胺事件,那就是次债危机,这种次债危机使得欧美各个老百姓对资本主义产生了信心危机,那么欧美各国的做法就是利用政府的信用,像我们政府一样加入这个系统里面,来挽救这个系统,但是国有化的目的不是为了国有化,而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到最后一定会通过股改而取之于民,还之于民,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我并不是反对私有化,也不反对国有化,目的是我们的目的不明确。
那么我相信听了这一次,从现在开始以后几场演讲,我都会不断的呼吁,让大家了解到未来我们何去何从,要走什么样的路,假如通过这次的冲击能够让我们的政府理解工商链条时代的特性,也就是以严刑峻法构建的法制化游戏规则才是市场化的基础的话,那么这种冲击对我们来讲还是一个正面的冲击。那么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市场,通过严刑峻法的法制化游戏规则细心培育构建起市场之后,我们再根据现代工商链条的特性随时注意链条的崩溃,随时设立防火墙,随时斩断工商链条,那么这就是政府未来应该有的行政担当。而这正是欧美各国正在做的事。当然你可以好奇,那么欧美的工商链条和我们如何挂钩呢?那就是通过35%的GDP 挂钩了,也就是我们国家消费只有35%,可是我们的产能是一倍,这种生产过剩通过欧美各国这种工商链条的特性,也就是通过负债消费的方式帮我们消费掉了。
这两条链条怎么挂钩呢?一旦它们的防火墙破裂,工商链条崩溃之后,会由消费冲击到我们的出口,如果他们防火墙成功呢?保护了工商链条呢?也可能由于三聚氰胺的事件使得欧美各国老百姓不太敢再以负债的方式消费。只要这种以负债消费形态,因为三聚氰胺而改变之后,也会回过头来打击到我们的35%的出口。现在我们不要简单的作壁上观,在这个时刻呼吁我们的企业、政府密切注意这种形式的发展,因为我个人非常的担忧,而我们的制造业在冲击还没有真正来临之前,我们制造业的投资营商环境已经因为四个因素逐渐的恶化,包括汇率、劳动合同法、宏观调控,那么未来的危机是什么,未来的危机是国际金融危机,不然就是负债消费心态的改变,这就是我们今天演讲的主题。就是宏观调控形式,至于你们关切的制造业怎么办,那是下一个题。谢谢各位!
提问:
郎教授您好,我首先有一点,我对像您这样的专家是非常的尊敬,您今天所谈的观点,在GDP增长中的一部分内容跟昨天的有些专家的观点,有些是相悖的。确实很多的专家或者是半瓶子醋的这种专家误导了像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的。对于目前来说市场里按照您的观点来说,市场不能挽救现在的这个状况,那么政策里,尽管我们政府也是在进行亡羊补牢的这么一个过程,未来能出台什么措施,我想问一个观点,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做的政府的这些努力,这种政策里到底还打破得了吗?
我: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你让我难以回答。你如果关切政府为目前政策走向的话,你已经感觉到你已经在朝这方面转变了,也就是说政府更关心企业,政府的宏调,这个本身的意义是极其重大的,虽然是微调,实际效果不明显,但是各位想一想,从过去从以收回流动性为主的宏调,突然转变成为辅助企业的做法,这本身是一大突破。而且我相信政府包括国家领导人也到了广东、浙江、江苏去做考察,结果我不清楚,但是各种出台的措施会发现我们已经对于防火墙本身认识逐步在加强了,因此我们这个演讲的目的是教育政府,让你知道你应该怎么做。所以各位要理解一件事儿,真正的爱国者不是取悦领导的人,我们国家这种太多了,喜欢恶意的取悦领导,到最后反而误导了政府,让我们的社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所以今天我这个演讲最重大的意义在于提出一些最新的思维,帮助政府解决问题,很多人说郎教授你提出问题不解决问题,不是的,当我提批评的时候有人报道,当我提出解决问题的时候没有人报道,我讲的已经够具体了,我只提出一个理念,政府至于怎么斩断工商链条,那是政府该办的事,所以提出一个理念性的一个观点,希望这个观点能够影响到政府。我相信在未来的时光里面,我相信这种理念会得到印证的,政府也会支持的,因为我讲的是对的。
提问:我非常支持您提出的信托作为资本主义最核心的一个部分,非常谢谢您把整个产业链解释的非常清楚,但是我自己有一点矛盾,您讲到我们的产能过剩,35%的 GDP,最后像北美这样的负债消费,由于两个原因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冲击,那么同时我们国内的问题又是因为在制造业上面,我们出现了问题,然后这个资金流向了泡沫的房地产和股市,产生了这个方面的泡沫。那么现在政府应该出面是要加强在制造业上面,让我们的制造业能够健康的成长。那么我就在想,一个更健康成长的一个制造业产生了40%过剩的产能,50%过剩的产能,再在全球经济这样一个情况下会导致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没有太想明白,这是第一个问题。
我:我再讲具体一点,因为我没有讲到这个题目,政府帮助制造业是优化现存的制造业,尤其是以内销为主的现存优化制造业,而不是增加制造业。举一个例子,今天中国制造业的问题我们很多学者提出这个观点,正好趁此经济危机做产业转型,胡说八道,他根本不理解中国的制造业,中国制造业98%以上是不可能转型的,你做陶瓷的怎么转型?你做运动鞋的怎么转型?根本转不了型,我们98%以上的制造业没有可能转型。那么这种所谓的粗放型的制造业,或者是低端的制造业,在这种四大冲击之下,包括汇率、劳动合同法等等,它首当其冲。再加上未来可能有的欧美金融危机的冲击,它就岌岌可危。你要怎么帮助它,不是简单给它钱的问题,它现在已经亏本了,你给它钱它不一定还得起,还不起还有一个金融危机,我今天呼吁政府的做法,就是我下一个演讲题目,一年以后的演讲题目,不是给更多的钱,不是给税务的优惠,是如何利用政府的力量,大型企业的力量,让我们这些制造业从过去粗放型的制造业进入整条产业链的高效整合。
那么今天我讲的不是产业链,我讲的是工商链条时代的连锁反应,有一个思维,叫做产业链是怎么回事儿,产业链本身它是包括七大块,中国是制造,我们中国人总是感觉特别良好,常常吹嘘自己是制造业大国,请各位想一想,我们真的是制造业大国吗?那么我们实在是感觉太良好了,真正的制造业大国根本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美国只是把整条产业链当中价值最差的一部分放在中国了,制造,让你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剥削劳工,那么有价值的部分不在中国。
所以我以巴比娃娃为例,巴比娃娃的出厂家是10美元,卖到商场是10美元,10美元减到一美元是怎么挣出来的,是整个产业里面六大环节挣出来的,包括订单处理、产品运输、批发经营等等创造出来的,他们创造出九美元的产值,他们利润率是多少呢?最高时候曾经到达40%,而我们制造这个环节不但破坏环境,浪费资源,还剥削劳工,利润率还奇低,05年是10%,07年就是2%,08年就是负的,人家是40%,我们接近零,还是负的。那么这种叫做什么?叫做现代意义上的国际分工,我们分到最差的一块制造,自己还扬扬得意,还是制造业大国,美国分到什么?美国分到六,因此我们辛辛苦苦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剥削劳工,我们只要创造出一百万美元的产值,我们就通过6+1的放大替美国创造九百万的产值,因此中国越制造,美国越富裕,因此我们这么多年的经济增长我们取得了 GDP,而美国取得了几乎所有的利润。表面上看起来我们GDP很正常,每年10%,实际上是接近零利润,而美国闷不吭声,只要我们生产一个巴比娃娃,他们就赚到40%美金,我们一块钱的产值赚到几分钱,他就可以赚三块六毛钱,所以中国经济越高速增长,美国越富裕。而且真正能够让我们老百姓富裕的不是 GDP,是什么?是利润,只有我们企业家赚到更多的钱,他才会富裕,他才会给员工更多的薪水,员工才会富裕,因此一个国家的老百姓是否富裕我清楚的告诉各位学员不取决于GDP,以后大家不要再被10%的GDP所迷惑,这个和你无关,真正有关的是我们企业的利润率是多少,很可惜我们接近零,美国非常高,所以他们老百姓越来越富裕,而我们的GDP越来越高。
所以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们这种现存的制造业,包括35%的内销跟35%的外销出口,将来都会遭到重大的转变,重大的冲击,而我们政府该做的事情就是走向 6+1的产业链的高效整合,而且高效整合的目的就是优化这些制造业,而不是增加制造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