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侧卵巢切除后:因为爱,所以无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音乐简谱网 时间:2019/09/16 23:25:18
 

  必须要很爱一个人,才能够忍受他。所以我明白有很多人都是很爱我的,所以我一直都是他们的无奈。

  一

  我叫璇,是妈给取的名字。妈一直说第一眼看到这个名字就爱上了它,就像第一眼看到我就爱上了我一样。在六岁之前,我常常听到这句话。我说,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妈,所以我第一个爱上的人也是她。妈听到这话会笑起来,后来我知道,那种笑代表无奈。

  我不明白为什么六岁的时候妈会离开我。只在一夜之间,妈就成了一个回忆——是童年里最残忍的回忆。

  开始的时候,我总是哭。没有妈的日子,我无法适应。我想爸也是不适应的吧:他总是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然后烧出我一口都吃不下去的饭菜;他还把脏衣服乱扔,家里到处都臭烘烘的。有时候我哭得很凶,爸就把我抱在怀里,然后他的眼泪就会落到我的脸上。那个时候,我开始知道了仇恨,我第一个恨的人,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

  一个星期后,对门的辛阿姨敲开了我们家的门。她帮脏兮兮的我洗了个澡,把我们臭烘烘的家打扫得干干净净,又请我和爸爸到她家吃香喷喷的饭菜,她的儿子阿峰哥哥一直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我偷偷看了他一眼,再也认不出他就是那个因为大我两岁就一直欺负我的阿峰。

  辛阿姨对我真的很好,爸爸上班的时候,她就过来照顾我,给我做饭洗衣。我开始上学的时候,还送了我一个漂亮的新书包。阿峰哥哥和我一起上学,遵照辛阿姨的命令,他很照顾我,从来没人敢欺负我。

  我越来越喜欢辛阿姨和阿峰,我好想和他们住在一起。辛阿姨看我的时候,总是叹着气说“可怜的孩子”。她的眼神很像妈。我想让她做我妈妈。

  我告诉爸我的想法。爸突然很凶,打了我一巴掌,他要我记住,我只有一个妈,就算她永远不回来她也是我唯一的妈。我想不通,我真的很委屈。阿峰没有爸爸,我没有妈妈,我们两个残缺的家庭为什么不能合并?爸第一次让我感觉这么不可理喻。

  但是,这件事就不得不这么搁浅了。后来我知道,也许两个家庭各自保持独立也是有好处的。

  二

  在我15岁的时候,爸也离开我了。他的离开是最彻底的——在为我买生日蛋糕的路上,被车撞了。我赶到医院,看到爸面目全非的脸。阿峰哥哥赶紧遮住我的眼睛,我狠狠地把他推开,跑到爸爸跟前。我握着爸爸的手,要他跟我说话,我号啕大哭,我拼命喊叫。我不要,我不要再失去爸爸,我已经没有妈了,我不能再没有爸。爸的嘴唇动了动,我以为他醒了,我以为上帝还是同情我的。可是我看到医生还有辛阿姨都在无奈地流泪。没有人响应我的兴奋,我使劲的摇着爸,让他跟我说话。然后我听到微弱的声音:“璇,不许你恨你妈,她的确是无法忍受的,都是我……不要恨……”爸的气息全部都结束了,然后我呆在那里,眼睁睁地看他被抬走,看他这样消失。我是不是一无所有了?

  在回家的路上,只有我和阿峰哥哥,辛阿姨让他陪我。我不断地流泪,他不断地帮我拭泪,我想这也是种默契。他陪了我15年了,我第一次意识到,可能我已经不能没有他了。可是他并不属于我,他只是我的阿峰哥哥,有天他也会离开我。突然发觉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陌生,所有我爱的,我想要的,都不属于我。

  三

  爸走了之后,我决定不再过生日。可是16岁生日那天,阿峰哥哥还是提出要给我过生日,我不要。阿峰哥哥说,就算爸爸为了我的生日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他也还是希望我快乐的,如果我连自己的生日快乐都抛弃了的话,那爸爸会更难过的。

  于是我去了他家,接受辛阿姨和他一起为我准备的生日晚餐,但是我坚决不要生日蛋糕。其实这顿晚餐也算是为他饯行,他已经考上了外地的重点大学,明天就要走了。晚餐的气氛很沉闷,大家都在不停地吃,吃完后阿姨去洗碗。我正准备去帮忙,阿峰哥哥把我叫住了,说是有话告诉我。

  我到了他房间里。他让我坐下,然后送给我一个包装很漂亮的盒子,要我回家后再打开,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回家后,我给爸爸做了一顿饭,放在他的照片前。然后,又跟他说了很多话,包括,对阿峰哥哥的那种无法捉摸的感情。然后我洗了澡准备睡觉,才想起阿峰哥哥的礼物。拆开包装精美的盒子后,我看到一块圆而光滑的玉,晶莹剔透,我猜一定是块上等的好玉。可惜上面什么都没刻。然后还有阿峰哥哥的一封信:

  “璇,今天是你16岁生日,我已经陪了你整整16年了。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可是明天我就要走了。我突然发觉,在这座城市里,我不仅舍不得我妈,也舍不得你。甚至,我不能没有你……”

  看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和阿峰哥哥再也不是年幼时单纯的相伴了,我们已经相爱了。虽然我好喜欢爸爸,好喜欢辛阿姨,但是我感觉自己并不是那么的爱他们。而阿峰哥哥,我爱他。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是妈,第二个,就是阿峰哥哥。

  我接着把信看完:“因为‘璇’是美玉的意思,所以我今天送给你一块未经雕琢的美玉。如果我们有未来,再在它身上雕一些内容。明天早上来送我,好吗?”

  妈离开后,我第一次开始感激上帝。感激他终于给了我一个可以属于我的人。

  四

  我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好之后就去找阿峰。敲开他家的门后,没看到大包小包的情形,我觉得好奇怪。阿峰好像不急着走,他让我陪他出去走走。路上,他告诉我,他决定留在本市上一所普通的大学了。一方面是因为我和辛阿姨,另一方面外地的那所大学可能会让他支付太昂贵的学费,而本市的这所大学可以不要他的钱,还会给他奖学金。钱,原来也会让我们无奈。

  但是,阿峰留下来了,这使我和辛阿姨都很开心。阿峰一星期回来一次,我和辛阿姨一起住。只是,我和阿峰的交往并不顺利。我开始无法忍受,我无法忍受他长得又高又帅,无法忍受那么多的女孩都喜欢他。有好几次我去他们学校找他的时候,看到他和几个女孩子亲昵地走在一起。每一次我都会生气地跑开,每一次他都会拼命地把我追回来,而且每一次我都会原谅他。我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了,只是隐隐有些疲倦了。我不知道我怎么还能忍受,也不清楚他怎么还能忍受,我们为什么还要忍受?还需不需要再忍受?

  17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提出了分手,他坚决不答应。他说我可以不再爱他,但他不能没有我。他是不是,真的很爱我﹖

  17岁的混乱,除了学习的紧张以及和阿峰的矛盾外,还有经济危机。爸留下的积蓄快用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最让我混乱的事又出现了——妈回来了。

  五

  妈回来的时候,穿着黑色的长裙,化着很浓的妆,让人几乎认不出来。可是我还是认出了她的眼睛。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打扮得这么妖冶,可是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美,而我一点都不像她。

  我答应过爸不再恨妈,而我现在也的确不恨她。以前的恨仅仅是因为太想念而已。

  妈回来以后,没有告诉我她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去了哪,我也没有问。只要她回来了,就好。

  可是妈渐渐让我无法忍受,无论何时总是化很浓的妆,一天至少一包520。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竟然开始打我,小的时候无论我多淘气她都不曾打过我,可是现在,她莫名其妙地打我。也许我没有必要再忍受她了,也许我该离开她。可是我还是忍受了。因为答应过爸爸的话,因为我真的很爱妈。

  18岁的时候,我该上大学了。可是我的成绩一直都没有阿峰好,这次也没有出现奇迹,虽然我考上了他的学校,但不能像他一样不用交学费。我感觉,钱又一次让我无奈。妈回来的时候,是带来一些钱,但她没有工作。钱快用光了,所以,我又一次陷入了窘迫里。

  暑假里,我和阿峰拼命打工,再加上他积攒的奖学金,我上学的钱终于有了。于是我顺利地上了大学。上了大学后和阿峰的种种矛盾都消失了。第一学期我没有回过家。阿峰告诉我妈和辛阿姨相处得很好,妈的脾气也开始好了起来。

  寒假开始后我也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外面打工,过年也没有回去。阿峰后来告诉我妈好像很伤心。开学的前一天,没有凑够学费的我还是回了一趟家。妈还是没变,化很浓的妆,一点衰老的痕迹都没有,只是眼睛里似乎有一点若隐若现的疲惫。看到我回来,她只是平淡地问候了几句。我们一起吃了一顿晚饭,是妈做的,有小时候的味道。吃过饭我就让妈去睡了,然后我洗碗,打扫家。家里还算整洁,只是角落里有很多药瓶。每个药瓶上写的都是英文,我英文一直都不好,所以我不认得是什么药。但,妈看上去那么健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六

  第二天早上,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学校了,妈敲开了我的房门,交给我一叠钱让我去报名。很奇怪妈怎么还有积蓄,但我还是拿了钱走了。

  2月14号的时候,阿峰送我一束玫瑰,我也想代替爸爸送给妈一束。于是晚上我买了一束玫瑰回家。敲了一会门,没有人开,我才想起来自己是有钥匙的。打开门,竟看到妈和一个很老很猥琐的男人正在狼狈地穿着衣服。

  心跳和呼吸都还在吗?湿湿的春天,第一次让我觉得恶心。我把玫瑰花狠狠地扔在地上。“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叮嘱我不要恨你,其实你连让我恨都不配!”说完后我冲进辛阿姨家,躲在她怀里哭,为什么同样是妈妈,两个人却有这么大的差异呢?辛阿姨摸着我的头发,苦笑着说:“傻孩子,其实你什么都不懂啊!”对,过去我不懂得有许多,可是现在,我都懂了!

  我决定,我去学校,就再也不回那个家了。可是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阿峰还是催我回家,说我妈病了,病得很重。我冷笑着说:“她那种女人,还能有什么病?”阿峰冷冷地看着我,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我。“你要真的什么都懂的话,就绝对不会用这么刻薄的语言去玷污这么爱你的人!”

  我很惊讶,接着阿峰告诉了我某些事情的真相——一些从我出生起就被隐瞒的真相。

  七

  妈和爸年轻时家庭条件悬殊很大,富裕的外公死活不同意独生女儿嫁给一贫如洗的爸。于是妈背叛了家庭和爸走了。可是仅仅结婚一年,爸就犯了作风问题,那个女人在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后走了。那个孩子就是我。妈原谅了爸,用最宽容的心接纳了我。本来我们可以生活得很幸福,虽然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时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妈,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的确是她啊。但是妈虽然摆脱了家庭,却摆脱不了家族病。我六岁时她的离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爸一直都不知道,他一直以为是妈无法忍受了。所以他一直在愧疚,而且他应该愧疚。

  而我,我终于懂了,妈化很浓的妆是为了遮掩浮肿的眼睛和苍白的嘴唇。其实真正无法忍受的人,应该是妈啊。

  我问阿峰:“我这么自私,这么卑鄙,用最刻薄的语言去玷污最爱我的人。这样的我,你还能爱吗?你还能忍受吗?”阿峰说:“傻瓜,谁让我这么爱你呢?”

  我跑到医院,看到病房里苍白的妈。

  “妈,你会好起来的。”

  “孩子,对不起。”

  “妈,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回家。”

  “孩子,妈妈真的很爱你。”

  “妈,我也好爱你,所以我不会再让你忍受我,所以我不会再是你的无奈。”

  “璇……”

  “妈,我爱你……”